筷箸收藏家蓝翔

2011年4月1日 09:56 来源:上海收藏报 选稿:闵明

  近年来,沪上筷箸收藏家蓝翔的收藏研究成绩着实不小,不仅新作不断,而且还连续三年受国际箸文化研究会邀请参加年会,特别在去年年会上,还被该研究会授予了“国际箸文化贡献奖”。  蓝翔是上海市收藏协会“海派收藏成就奖”获得者,也是一位作家和民俗学家,收藏研究饮食文化多年,曾于1993年撰写出版了我国有史以来的第一部箸文化专著《筷子古今谈》,是一位典型的筷箸收藏家与研究家。不过,若说起蓝翔之所以对我国传统的筷箸有深厚的感情,究其原因有二点。第一,是源于五十多年前的一次往事。那时,蓝翔作为部队文工团的一员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在一次战斗中,他的一位战友英勇牺牲,在随身物品中有一双被血染红的骨筷。为了纪念心爱的战友,蓝翔把这双筷子珍藏了起来。这是蓝翔收藏的第一双筷子。第二,是基于“文革”中的一段经历。那年,蓝翔从部队复员后一直在工人俱乐部工作,因为之前他经常有诗歌、散文、小说等文学作品发表,所以“文革”一开始他便被打成“小三家村”关进“牛棚”,整天干着打扫厕所的苦役。当时,有一位老教授也被关在这里接受所谓的“隔离审查”。一次,他亲眼目睹“造反派”有意捉弄老敎授,送饭不给筷子。老教授饥饿难熬,只得用手来扒饭吃。蓝翔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为了防止万一自已也被捉弄,便动手削了一双竹筷子藏在身边。故尔,筷子对蓝翔来说,确实有一种特别的情感。  蓝翔平常烟酒不沾,衣着随便,但一旦遇上喜欢的藏品,便会不惜一掷千金。为了收藏筷箸,他的足迹踏遍了全国二十多个省市、古镇僻乡。有一次,他为了寻找记忆中的一双铁筷子,竟专程跑回徐州老家掘地三尺,岂料此双铁筷子由于年代久远,而且又被埋在土中,所以腐蚀得仅存一根了。经过多年来不辞辛劳的寻觅,蓝翔藏品已经相当丰富,由此他于1988年在家中办起了全国独一无二的家庭“藏筷馆”。“藏筷馆”虽说不大,但里面陈列着的稀奇古怪筷箸却有2000多双,上自明清两代,下至民国、当代,还有日本和朝鲜等外国的。若按材质分,有竹木、金属、牙骨、玉石、密塑几大类,其中又以木质的居多。比如,红木、乌木、楠木、枣木、铁梨木、紫檀木等十多种。有些筷箸看似简单,并无论何花纹图案,但里面的学问可多了,而且各地有各地的风俗习惯。比如,有进歺时不沾米饭和防馊的枣木筷,有陕北民间认为有利明目的冬青木筷,也有少数民族的结婚筷、香港的旅游筷、日本作为礼品的长寿筷,更有清代时人们用来拨弄烧炭的长铜筷、洞房中用来剪龙凤花烛烛芯的又细又长的铜筷等等,枚不胜举。其次,蓝翔还收藏了筷筒、筷笼、筷盒数百件,其中也不乏精品。这些用各种材质制成的器物,大多绘有“福、禄、寿、囍”等吉祥文字图案,承载着浓浓的民俗风情和民俗文化。  其实,认真说起来,蓝翔收藏筷箸也罢,收藏筷筒、筷笼和筷盒也罢,其目的还在于研究一直根植在民间的筷箸文化。这或许是他长期以来养成的勤于追根究底的习惯所致吧。有一次,他在研究中发现,《红楼梦》里曹雪芹称“箸”又称“筷”,而清代《康熙字典》中有“箸”而无“筷”字,这是为什么呢?后来,他在明代文人笔记《推篷寝语》里终于找到了答案,这才了解了其中的道理。自从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蓝翔出版了第一部专著后,30多年来,他又相继出版了《中国筷子》英文版法文版、《筷箸的故事》、《华夏民俗博览》、《中华收藏文化大观》、《收藏史》等二十多部著作,还在北京、上海、南京、长沙、沈阳、成都、惠州、余姚甚至台湾、韩国、日本等地举办过数十次的展览。其影响力之大、宣传面之广,对传承民族的筷箸文化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