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藏品周拍 :燕京八绝 花丝镶嵌 6月23日

2014年6月27日 14:47 作者:可可 选稿:余遥

    花丝镶嵌是花丝工艺与镶嵌工艺的结合,是集冶炼、绘画、雕塑于一体的中国传统金银器制作工艺。花丝镶嵌也是一门中国特有的传统宫廷艺术即皇家手艺,素有“燕京八绝”之首的地位。在老北京,花丝镶嵌也被称为“京派艺术”。

    2008年6月8日,国发〔2008〕19号文件“国务院关于公布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名录的通知”将“花丝镶嵌制作技艺”正式纳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项目。花丝镶嵌制作技艺目前有国家级传承人白静宜、北京市级传承人程淑美。

    东方藏品网(www.eastcang.com)巨献花丝镶嵌专场,共设15件老北京纯手工花丝镶嵌饰品。造型别致,种类丰富,设计新颖,做工精细。绝妙的花丝技艺,配以宝石的镶嵌,成就了一件件巧夺天工的纯手工花丝镶嵌饰品,兼具传统与时尚特色。历史悠久的花丝镶嵌以前是皇家御用技艺。花丝镶嵌饰品用料价格高,纯手工打造,耗时长,用功精细,极高工艺价值体现了极高的投资收藏价值。

image

开拍时间:2014-06-23 10:00

结束时间:2014-06-30 22:00

花丝镶嵌,源于史而传于今

    自远古时代,就出现了最为简单的首饰,直至青铜器时期,便有了现代首饰的雏形。后来,花丝镶嵌的技法在首饰加工中渐生端倪——首饰制作的发展促进了花丝工艺的发展,花丝镶嵌工艺也提高了首饰业的加工工艺。至今,绝大多数的首饰加工工艺归属于花丝镶嵌工艺范围。

    花丝镶嵌在中国已2000多年的历史,雏形起源于商代,直至东汉时期花丝镶嵌工艺已发展成熟。河北定州出土两件掐金丝辟邪,躯体用金片做成,金丝布成羽翅和斑纹,周身用绿松石、红宝石装饰,角与尾用粗细金丝缠绕,昂首仰天、姿态雄武、制作精巧、形象生动;长沙五里牌东汉墓发现4件金手镯,由8至16根金丝扭成,江苏邛江东汉墓出土“掐丝金胜”七件,都制作精美;春秋战国时期,金银错工艺逐渐运用到首饰中,主要是在带钩上大量运用;六朝时代金银细工有了很大的发展,西晋时期盛行花丝首饰,在洛阳金村出土的金银细丝盘绕而成的花形纹样“金狮子”、“金簪”、“金叶”,细致精巧,标志着西晋花丝工艺的成熟;依据汉晋时期金银器上金银丝盘绕的各种花纹,可以看出此时期的花丝工艺已开始真正成熟起来;隋唐时期,花丝镶嵌不但用于首饰制品,更用于精致的金杯、碗盏、提梁壶等器物的镶嵌,可见那时手工业生产的兴盛和繁荣。

image

    刘胜墓出土的金缕玉衣更是印证了花丝的发展历史,这件玉衣是由单股金丝也即行业上所称的素丝串编而成,用素丝串编而制的物件也是花丝镶嵌工艺的早期雏形,用素丝编制的工艺一直延续到了金朝,直到元世祖忽必烈开始广招天下巧匠提高花丝的使用工艺,素丝工艺这才被开发成了花丝工艺,由此花丝编制的作品才横空出世继而发展到之后的花丝镶嵌工艺。

唐代统治阶级崇金风尚很浓,錾刻金银的日用品非常多,精美华丽。唐代的金银平脱也是花丝镶嵌的前身,现藏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唐代“羽人飞凤花鸟纹金银平脱漆背铜镜”即为早期的代表。唐代妇女讲究发髻样式和首饰,西安出土的一件金花饰外层由8朵小花组成菱形,中间突起的一组花中站立一小鸟,花间用极细的金丝绕结,镶翠玉小片,小巧玲珑,是唐代花丝首饰的优秀之作。

    因北京曾是元、明、清三代的帝都,所以明清时期是北京花丝镶嵌工艺的兴盛时期,且后宫的嫔妃为博得皇帝的眼球对发饰装饰品的精美和手工艺的追求达到穷极奢侈的地步,故而北京吸引了众多海内外金工工艺匠人前去施展他们的技艺,由此逐渐形成以北京为首的花丝镶嵌工艺。用料价值高昂、制作工艺繁杂费时,最终,精美至极的花丝镶嵌配饰、器皿成为了历代皇家的御用之物。

image

    清朝时政府成立了造办处,召集了全国的能工巧匠轮班到北京服役,由此集中了全国最优秀的手工艺人,宫廷专门设立的花丝镶嵌手工业作坊得以既融合少数民族工艺美术之长,又让南北方金银细金技艺得以交流。大量运用堆垒、编织、点翠等技法形成了北京花丝镶嵌工艺独有的金银首饰,花丝镶嵌由此成为宫廷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金丝镶嵌业分工变得更细,逐步走向专业化生产。全行业分为实作、镶嵌、錾作、攒作、烧蓝、点翠、包金、镀作、拔丝、串珠等11个专业。其中实镶和攒作是行业的主要部分,有独立产品和完整的生产过程,其余行业均属加工类型,但是协作关系非常密切。

image

    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大量金银外流,尤其是八国联军在侵略中国的时候掠夺了很多贵重工艺品并且带出了国门,金银工艺因而停滞不前。清政府消亡后,花丝镶嵌就随着皇权的灭亡一起没落。当时主要服务于宫廷的花丝匠人在清朝灭亡后就散落于北京前门、花市一带。辛亥革命后,民间的金店、银楼纷纷开张,据统计高达一百多家,花丝镶嵌行业极为兴旺。当时的店铺可分为以下几种工艺:花丝、实镶、錾花、烧蓝、点翠、制胎蒙镶等。北京前门一带是“首饰楼”集中的地方,已形成前店后厂的形式,当时的首饰业发展很快,出现了一些行业中的顶尖人物,如人称“花丝王”张聚伍、艺人于海、赵子元、王子厚等,个个身怀绝技。儿因军阀混战、日本侵略、中国内战等,导致社会动荡,市场萧条,人民流离失所,花丝首饰艺人常常失业、改行,挣扎在贫困中——著名的“花丝王”张聚伍就饿死在回乡途中,花丝首饰陷入绝境。

image

    在1949年以后,人民政府对工艺美术行业采取低利贷款,供应原材料,采取统购、包销等等一系列措施,组织起生产合作社。产品种类、表现手法、造型等方面都有了较快的发展。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20世纪50年代初,政府对传统金银制品生产的地区,采取行业抢救、艺人抢救、恢复生产的积极措施,并成立主管手工业的领导机构。当时在周总理的关心下,中国政府曾一度在北京重建了花丝镶嵌厂,通过政府扶持,花丝镶嵌曾繁极一时,涌现了一批工艺大师和传世制作,作品都被国内外博物馆和私人收藏家所收藏。花丝镶嵌行业于1956年实现了合作化,老北京的花丝镶嵌艺人多出在通州,北京市人民政府将散落于民间身怀绝技的“细金艺人”重新组织起来先后成立了“北京市花丝生产合作社”、“北京市镶嵌生产合作社”等工艺企业。

image

    改革开放带来了工业化大生产的生产模式,传统手工业没有跟进市场化运作的脚步导致很多国企传统手工业厂倒闭。国门打开后,中国工艺品可大量出口,导致后期制作粗制滥造,质量骤降,收藏价值下降。接触率高也减弱了外国人对中国工艺品的好奇心,花丝镶嵌工艺也避免不了此劫。在中国,花丝镶嵌工艺与其他传统手工艺一样,陷入了濒临灭绝的尴尬境地,花丝镶嵌工艺面临“后继无人”的窘境。

image

    现在很多从事花丝镶嵌的最年轻的工匠也都年届不惑,大部分技师都是花白头发、戴着花镜的老师傅——这种独特的技艺全凭艺人的艺术感悟和熟练的手上功夫。旧时花丝工艺界就有“三年零一截”一说,即是说至少三年才能出徒,至于那“一截”多久,是由师父说了算。现在习惯数码生活心浮气躁的年轻人不再愿意学习这种枯燥的文艺传统工作,据不完全统计,上世纪90年代前,北京从事传统工艺人员数万人,而今不及当时的十分之一,从事花丝镶嵌者不过百人。虽然愿意从事花丝镶嵌的年轻人不多,但同时,今天花丝镶嵌工艺的市场却是很红火。在拍卖市场中,花丝镶嵌日益受到收藏投资人士的青睐。2008年4月11日,明宣德金胎錾“赶珠云龙”纹嵌宝石三足盖炉在香港苏富比现场拍出1.168亿港币,清乾隆金胎累丝錾缠枝花卉纹嵌宝石执壶拍出3616.75万港币。2011年4月9日,北京翰海首度推出“燕京八绝·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大师工艺精品”专场,14件当代工艺大师的作品令人耳目一新。其中两件花丝镶嵌作品,金漆镶嵌八吉祥套盒及花丝镶嵌仿明金丝皇冠分别以7.84万元、6.72万元成交。

image

融于黄金炼于火

    因为制作工艺上是要先把金、银、铜等贵金属加工成细丝后再由工艺师采用技法造型将它们制成各种工艺品和首饰,所以花丝镶嵌工艺又被称为细金工艺。在花丝工艺完成后,根据作品设计需要工艺师们还会再以镶嵌工艺技法将金属片做成托和爪子型凹槽,再镶以珍珠、宝石,所以花丝镶嵌工艺就是花丝工艺与镶嵌工艺的结合工艺。

image

    在花丝镶嵌的整个制作过程中,火是不可缺少的制作元素。把料化成液体,再灌成条和板的工序,之后的焊接及掐丝都需要火才可以完成。一件花丝镶嵌作品从开始的熔炼材料到最后的完成是需要经过多次的焊接才可以把金子和花丝变为艺术品,所以花丝镶嵌工艺品也是黄金与火合作而得的艺术品。

    花丝镶嵌工艺复杂而且繁琐,一件大型作品的工期往往要以年计。

image

纷繁的花丝工艺

    花丝镶嵌的丝都是花丝,所谓花丝是两根或两根以上的丝搓成各种各样的造型。花丝技法可分为一般技法和传统技法。一般技法为搓丝、弓丝和掐丝,传统技法为掐、填、攒、焊、编织、堆垒等。

    花丝镶嵌工艺通常要从制胎开始——制胎的行话也叫搂胎儿,但制胎并不是每件花丝镶嵌作品都必须要有的,是根据作品设计需要而定,通常摆件或佛像等大的器件需要制胎,而小型饰品如头饰、胸花、戒指等就不需要制胎工艺了。

image

    花丝选用金、银、铜为原料,采用掐、填、攒、焊、编织、堆垒等技法。花丝镶嵌的基础是花丝,花丝是我国特有的工艺,一般在制作中选用柔韧和延展性强且色泽美观的金、银、铜材料,在拉制前首先把金、银、铜放在炉火上淬炼融化去杂质,然后浇制成片,待冷却后将片放在压条机上反复压制成粗细合适的方条状后才能开始正式拉丝(也叫拔丝)。

image

    拉丝:拉丝是花丝镶嵌的前期准备工作。制作花丝镶嵌作品,不同型号的花丝都是师傅从拉丝板中一条条拉制出来的。拉丝板是专用的手工拉丝工具,上面由粗到细排列着四五十个不同直径的眼孔。拉丝板的眼孔通常是用合金和钻石制成,最小的眼孔比头发丝还要细,最大的直径4毫米,最小的直径只有0.2毫米。在将粗丝拉细的过程中,必须要由大到小依次通过每个眼孔,不可以跳过。拉丝时的丝头需要做细点,才可以从小孔拔出。拔丝时用力不可以过猛,以免拉断。有时工艺师需要经过十几次的拉制才可以得到产品所需要的细丝。通常最初拉制的银丝表面粗糙,需要经过反复拉制之后才逐渐变得光滑细腻,由于细丝在几次拉制后会变得生——就是行业中所说的“生丝”,需要催熟后再拉,这样丝在拉制过程中就不容易拉断。

image

    搓丝:花丝镶嵌的丝都是花丝,而从拉丝板中拉出来的单根丝在行内被称为“素丝”,需要两股或两股以上的丝通过搓制成为各种带花纹的丝才可以使用——这也就是“花丝”之名的由来。花丝的制作就是工艺师将两根素丝并排在一起,先把两个素丝的头拧成麻花一样的头,伸直后通过搓板擀两根素丝把它们绞在一起,搓丝工艺有正向搓丝和反向搓丝。通常麻花状的花丝在花丝镶嵌工艺品中应用得最为广泛。最常见的花丝是由两三根素丝搓成的,这还是最简单、最基本的样式。更复杂的花丝还有拱线、竹节丝、螺丝、码丝、麦穗丝、凤眼丝、麻花丝、小辫丝等林林总总近20种。

image

    老工艺人把花丝工艺总结为“掐、填、攒、焊、堆、垒、织、编”等八大传统技法造型,这八种技法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可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次序上的搭配。

    掐丝:掐丝就是用镊子或钳子将花丝掐成各种纹样的工艺,粘焊在器物上。掐丝在反转折叠的掐制过程中要适当保持镊子的垂直,才能使花纹线条软硬适度、线条流畅、过度自然,由于丝细且易断,掐制过程需要非常小心,由于金丝在掐制过程中会变硬,需要掐丝师傅用火把掐成型的作品再烧一下,然后用锤子轻轻凿平,再用焊药将需要连接的部位焊接上,这样才完成掐丝工艺。掐丝工艺是花丝工艺中的基本功也是最难掌握的技术。

    填丝:填丝也叫平填,俗称填花丝,是将制成的花丝图案平填在规定的图案里。行业里将轮廓称为大边,填丝所用的丝都是单股丝。填丝的要求是高低一致,疏密适当,经过焊接完成这道工序。填丝是花丝工艺中最单调也是最费时的工序。师傅们常说:“如果需要磨磨性子,那就来填丝吧。”

image

    焊:焊是将制成的纹样拼在一起,通过焊接组成完整首饰的工艺过程。焊接首先需拉平填好的花丝,再刷硼砂水,均匀地洒上金焊药。用料要适中,不可多也不可少,焊接时火候不可太大或太小。

    攒:把零部件组装在一起叫攒,攒之前需要确认每个零部件之间的位置周正,确认后才可以焊接在一起,组装后行话叫黑胎完成,还要经过酸洗再镀黄金色,作品的光泽度会更亮。

    堆垒:堆垒是用堆炭灰的方法将码丝在炭灰形上绕匀,再垒出各种形状,并用小筛将药粉筛匀、焊好的工序过程。

    织编:织编和草编、竹编是一样的,只不过金、银编织难度大些,这要有经验的艺人手劲均匀才能编织好。

    焊接和掐丝是花丝镶嵌中最考验功夫的工序,将发丝般的丝焊接起来并织成网状后再掐造出各种不同的款式,每一个步骤都需要熟练而严谨的工艺技巧,稍有出错,整件作品都会前功尽废。

花丝的镶嵌工艺

    镶嵌工艺又称实镶,是把珠宝翠钻、精石美玉镶在金银饰品上,再把金银、水晶、白玉和彩琉璃等组合在一起,镶嵌到带钩、壶、樽、灯、车轴等器物上。镶嵌物通常有红宝石、绿宝石,珊瑚、翡翠等,但名贵不是选择宝石的重点,与花丝作品的契合度才是选择镶嵌石的要点,镶嵌往往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镶嵌工艺主要依附于花丝工艺,但是花丝工艺也突出了镶嵌工艺。

    镶嵌可具体分为以锉工见常的镶宝石工艺和嵌素金银丝工艺。

    镶嵌最常见的技法有包边镶和抱爪镶,具体步骤,则是用挫、锼、捶、闷、打、崩、挤、镶等技法,把金、银薄片锤打成器皿,然后錾出花纹图案,接着将金属片做成精致的托槽或爪子形卧槽。“镶好、镶平、镶俏”是镶嵌工艺的要求。同一块宝石安放的角度不同,就会直接影响外观俏丽与否,继而导致在价格上的悬殊。早年多为“抱镶”。饰品底胎采用“开金”配方,做成把爪将石面抱住。后来钻石砾兴,抱镶不能胜任,则改为采用白金(铂)凿挤镶固,名为“挤镶”。         到了明代银作局制作的金冠、凤冠和各种首饰,都达到了很高的艺术水平。1772年在江西南城明益珠祜槟夫妇墓中,发掘出一对明朝银作局制造的金凤钗,凤高10.5厘米,钗脚高2.5厘米,重2两2钱。金凤钗都是用粗细不等的金钱、金片缠绕。金凤的脚趾有力抓住的一朵云彩,也是用粗细不等的金丝编织而成的。从云彩中伸出的钗足,造型生动,技法纤细秀丽,显示了明初金银工艺的水平。

image

花丝镶嵌在历史上的代表作

    花丝镶嵌工艺相比起景泰蓝、玉雕、宫绣这等有名的工艺并非很有知名度,始于商代的金属首饰,明代达到高超的艺术水平,清代得到更大的发展,陆续有名品涌现,花丝镶嵌闪耀的魅力是独特的,它经历了千年洗礼,每一个作品几乎可以代表了一个时代的文化。

    刘胜墓出土的金缕玉衣采用素丝串编的编织工艺,也就是花丝镶嵌工艺早期的雏形,这种用素丝编制的工艺一直延续到了金朝。

    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唐代“羽人飞凤花鸟纹金银平脱漆背铜镜”即为早期的代表。

    万历皇帝金冠是明代艺人用极细的金丝编织成的万历皇帝金冠,高24厘米、冠身薄如轻纱,空隙均匀,金冠上端有龙戏珠图案,造型讲究,堪称一代杰作,其复制品如今陈列在北京定陵的展览室里。

    孝端皇后凤冠,冠身薄如轻纱,空隙均匀,金冠上端有龙戏珠图案,造型讲究,堪称一代杰作。金翼善冠由前屋、后山和翅三部分构成,分别运用518根、334根、70余根直径0.2mm的金丝编织而成。金冠整体轻盈通透,金丝编织的均匀得体,无明显结头,两条金龙由金花丝堆垒而成。


花丝为股,镶嵌做饰

    第一类是首饰品类,包括手镯、项链、耳坠、胸针、吊坠、袖扣、领带卡、领花等。

    第二类是陈设品,名“摆件”。花丝镶嵌的摆件,大体分为四种传统类别:炉薰,动物,建筑物和人物。如建筑物类中的宝塔,通体用花丝编垒,塔顶用宝石做瓦,匾额用象牙,铃铛用铜镀金,基座用花丝包墨玉做砖,处处显示出花丝工匠的精巧手艺。花丝镶嵌到二十一世纪,已经有更大的创新,如金、K金、银、玉之间互相结合。

    第三类是实用品类,称“件活”。以中小件产品为主,比如平镜、烟盒、烟灰缸、粉盒、糖罐、药盒、灯台、酒具、盖碗、牙签盒、小刀等。有手镜、花插及各种各样的盒、瓶、缸等等,造型小巧玲珑;同一品种则有不同造型,可做成花朵、金鱼、鸳鸯、天鹅等形状。主体成为容器,外形加以装饰或变形,如天鹅头部、羽翼,以花丝组成,并镶嵌珠宝的冠顶等。

    花丝镶嵌的设计题材受宫廷文化的影响,主要选取龙、凤、如意、寿桃等代表吉祥尊贵的造型,龙、凤是民间所不能使用的造型,金光闪闪、不惜材料,可以不顾忌成本,只是为了满足于皇室的需要。当时生产的金银器具以錾花为主。

    “花丝镶嵌”在国外被称为是“掐丝珐琅”。卡克图是集景泰蓝和花丝镶嵌这两门皇家工艺之所长,融汇东西方文化的艺术表达,以色彩夺目、以造型动人。在很多人看来,卡克图虽是花丝镶嵌工艺的一个分支,但它无论远观或是近赏,皆比景泰蓝更添一分精致,比传统花丝镶嵌更胜一分绚丽。

    花丝为股,镶嵌做饰,一件精致华美的花丝镶嵌工艺品,需要结合多种工艺和负责的工序。花丝镶嵌那其古老而繁复精伦的工艺承载着宫廷风格的气质,堪称中华民族手工艺史上的千载古艺,也是传统工艺技法与珠宝文化理念融汇的巅峰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