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篆刻 方寸之间 古风尽显

2015年4月10日 15:10 作者:路语 选稿:杨晨旭

刊于《东方藏品》杂志第1320151月刊。

 

袁慧敏

别署西泠石香,上海市人,祖籍江苏常州。1958年生。师承沈受觉、童衍方,擅书法纂刻、尤精治牙印。现为西泠印社社员,日本篆刻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市收藏鉴定家协会会员,朵云轩特聘篆刻家,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上海办事处主任。

 



 

中国篆刻和其他 22个项目入选了 2009年《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起源于殷商时期、繁荣于唐宋之后的千年技艺入选“非遗”,让业内人士信心倍增,同时,也难掩篆刻人才大量流失、电脑机刻大肆冲击以及收藏领域误区重重等窘迫现象。

 

80年代 刻章开后门都要排队

 

中国篆刻是从印章艺术发展而来。中国印章起源于殷商时期,一直是权力地位、人群交往的凭信标志,唐宋后,印章进入艺术领域,延续至今。篆刻艺术历史上出现过秦汉和明清两大高峰,故宫博物院收藏的篆刻艺术品,大多是明清时期留下的。成立于 1904年的西冷印社是中国现存历史最悠久、也是国际公认的中国篆刻艺术创作和研究中心,近代书法篆刻大家吴昌硕就曾担任西冷印社的社长。

而今天的篆刻,非但不能比肩历史高峰,就连上世纪 80年代的盛况都难再现。80年代,上海最有名的刻字企业长江刻字厂里,要求刻章者爆棚,不但要“开后门”,甚至“开后门”的人都要排队,交货时间往往长达一两个月。

如今,刻字厂盛况不再,若要刻章大多立等可取。而电脑机刻等现代化手段的运用使效率大大提高,“排队”盛况自然难现。令篆刻家们担忧的是,电脑代替了手工,作为“非遗”的这门千年技艺,生存空间被严重压缩,吃这碗饭的人大大减少,篆刻独有的金石韵味也被电脑机刻冲淡。

 

篆刻人才纷纷中途离席

 

篆刻的需求少了,干这一行的难免寂寞。上世纪 70年代,上海工艺美术公司采取学馆的方式培养篆刻人才,但其后,因社会转型、外界诱惑、个人生涯的重新定位等原因,致使大多数人才中途离开,如今剩下寥寥数个仍在坚持,无意中成了行业的中坚力量。同时期国家采取同样方式培养的玉雕人才现在已出了国家级大师,身价不菲,而篆刻人才,仍处于默默无闻状态。

袁慧敏,当年留下的一员,如今是海上著名篆刻家、西泠印社社员。袁慧敏说,他们这批人是把篆刻当作了生命的一部分,不然,很难抵挡得住这么多年外面的诱惑。

印章文化博大精深,仅一个寿山石里面就有 100多种材质,这使得篆刻人沉浸其中,难以自拔。自然材料美、篆刻艺术美、图章印钮美,袁惠敏提出的三美合一,概括了印章文化的内涵,也解释了印章让她沉迷几十年的原因。



 

篆刻热潮日本再现

 

而今的刻工,最高的大约几万元刻一个字,但这是塔尖的个别现象,大多数刻工没什么生意,最差的——地摊上刻一个字 10元。

但篆刻在现代生活中并未被彻底边缘化,只可惜会在篆刻摊子前排队的现象却发生在日本。日本人至今仍保持着印章的广泛使用,一般人都会拥有三个章,一是银行专用章,二是普通收件章,另一个是信函等私人事务章。日本人还有过年寄明信片的习俗,上面写上祝福的话,然后都要加盖一个专用印章,让明信片的文化味更浓。如今,日本有单独的篆刻组织,篆刻组织和书法组织地位并列,而中国国内,篆刻是归在书法家协会里面的。

 

收藏印章者多为显示身价

 

令人欣喜的是,随着中国篆刻国家级和世界级“非遗”的入选,中国篆刻文化受到的关注度与日俱增。如今,印章成了颇受外国游客欢迎的旅游纪念品,而篆刻印章也得到了国内部分收藏家的青睐,印章拍卖开始多起来了,价格也随之暴涨。

20多年前,收藏一方印章,贵的不过上百块钱,而如今的拍场上,百万元以上成交的印章也并不罕见。照理说收藏者多了是好事,但一些长期从事印章鉴定的行家却表示,如今的收藏家更多关注的是印章的材质,如田黄、鸡血石、象牙、玉石等,而非上面印刻的文化。目前的印章收藏者中各种身家的人都有,其中不乏房产界、金融界人士,他们往往是在圈子里借此用以攀比,觉得好印章能显身价。当然,还有些人收藏年数长了,会转向将印章当生意来做。

曾多次参加现场印章鉴定的袁慧敏认为,当前篆刻印章收藏存在不少误区,他亲眼见到不少藏家从包里拿出又高又大的“田黄石”要求鉴定,“好多人其实连这石头是不是田黄都不知道,况且那么大的石头至少应该价值几百万元,怎么可能被你几千元买到呢?”


 

 

>吴昌硕篆刻

 

Tips

石香鉴印

[印石的种类与发展 ]从古至今,印章的材质有很多种。春秋战国至宋元时期,印章多为铜质,也有部分是石质。高官大僚为显示地位,常用金、银、玉材质。历代还有用铁、象牙、犀角、翡翠、水晶、玛瑙、木头、竹子甚至是瓷器、瓜蒂作为材质的,近代则增添了有机玻璃。明清印人盛行石刻,应用最为广泛,石质应用为展现“刀趣”提供了扎实的物质基础,正所谓“石不能言自可人”。

印石的历史源远流长,早在战国到西汉时期,就记载用滑石制印。但石质粗劣只用于殉葬印。古代玺印是为实用,多以质坚耐久的铜玉为印材,东汉以后,就渐渐没了踪影。元末,浙江的著名画家王冕,用花乳石自刻印章,据考证是印石跻身艺术之林的开始。由于种种原因,王冕的经验没有得到推广,印石文化又沉寂了一百五十多年。到了明代中叶,明代书画家、篆刻家文彭在南京于意外中得到四筐用来制作妇女首饰的青田冻石,试着自刻印章,效果很好,从此在文人中兴起了篆刻艺术。

后来,由于青田石、寿山石、昌化石等不断地大量开采,人们在印石的欣赏上视野才渐渐开阔,清代陈克恕在《篆刻针度》里就写了许多印石的特点,如:青田石,理细腻,温润,通体明莹;鱼脑冻,色白如鱼脑;宁波大松石,间有洒墨黑斑,文采流动;寿山石,色分五彩,质细为玉;昌化石有五色,纯鸡血红为最,等等。寿山的田黄石、芙蓉石和昌化的鸡血石,以石质优异、色泽高贵而居于众多印石之首,被称为“印石三宝”。

除了我们所熟知的“印石三宝”,还有桃花冻、艾叶绿、杜陵坑、封门青、荔枝洞石、汶洋石、福黄石,与田黄石、芙蓉石和鸡血石一起并称“中国十大珍稀印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