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颂豪 收藏、分享、无乐不作

2015年3月26日 11:01 作者:杜雪坤 选稿:杨晨旭

刊于《东方藏品》杂志第13期2015年1月刊。


李颂豪说,他有个小小吉他店,店名叫做 Guitarsofa,因为店里就是放着吉他和沙发。可是当我在尖沙咀最热闹的街区找到 Guitarsofa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其实是一个吉他王国——大厦里共有三个单位,一个电吉他收藏馆,一个木吉他收藏馆,还有一个顾客往来的店面。橱窗里的马丁(Martin)、吉布森(Gibson)、芬德(Fender ……着实令人应接不暇,而眼前这些吉他品牌在过去的 100年里,皆因吸引过众多伟大的吉他手而变得极富传奇色彩。

听李颂豪讲吉他背后的故事,终于开始认识“吉他”作为一件乐器,为何拥有如此多狂热的粉丝,并已然成为当代收藏领域不可忽视的存在。

李颂豪
职业吉他收藏家
Guitarsofa和 Clef Café店主

浅声吟唱的诗人,抑或高亢呐喊的行者

“古典吉他与小提琴、钢琴并列为世界三大乐器”这一说法,有很多乐器表示不服,理由多是不能认同它的艺术价值——比如为什么吉他不是室内乐团或大型交响乐团里必备的乐器?即使出现,也都是陪衬的角色?在没有打开吉他世界的大门时,我也有此疑惑,似乎很难否认,我们认识吉他,都是通过流行音乐,甚至是放荡不羁的浪子乐手,而非“世界三大乐器之一”。

然而,我们所不知道的首先是吉他的历史。吉它的雏形是大约在公元前 2500年出现的四弦弹拨乐器鲁特琴,鲁特琴经由不同的路线传播出去,通往欧洲的那一支叫做“吉他拉”,也就是后来的吉他,另一支通往亚洲的,叫做“琵琶”。而英文“Guitar”这个词是由阿拉伯语的 Guit(表示数字 4)和古代印度语的 Tar(表示弦)构成,发音与它的前身“吉它拉”类似。如今常见的六弦吉他则是在19 世纪后期才真正确定下来。

吉他从遥远的历史中走来,带着时光留在琴身的印记,发出独特优美的音色和千变万化的能量,时而像浅吟低唱的少女,可转瞬间又能幻化成横刀立马的战士。它是音乐王国里的精灵,既能表达委婉动人的喃喃细语,也能表达狂野潇洒的豪迈气概。

因此,吉他的呈现完全依赖于其演绎者的目的,与弹钢琴的人具有“贵族”气质主要是源于钢琴本身的贵族气质不同,它更像水的性格,水总是妥帖地附和着容器的形状,而吉他能以木吉他、曼陀铃、电吉他、双琴颈吉他等形式,分别驾驭古典音乐、校园民谣、流行伴奏、摇滚呐喊。

那些与吉他密切相关的人物,时至今日仍然是被尊敬和仰望的英雄,他们的旧作仍在被聆听;他们或许黑暗、颓废的私生活亦被慷慨地原谅;逝去的那些人更是得到了无条件的怀念与尊崇,他们的遗作被无比珍惜,人们不遗余力地为他们日渐模糊的身形一再勾勒出鲜明的色彩,使他们即便跻身众星的飨宴之中也毫不失色。这,大概是吉他的魅力所在吧。

李颂豪的吉他梦想

从小酷爱吉他和摇滚乐队的李颂豪,长大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大琴行里卖吉他。幸运的是,那是在上世纪 90年代,仍处于吉他和摇滚的黄金年代。我问他:“那不就是一份吉他迷心中梦想的工作吗?每天工作时间还可以弹弹琴。”

他答道:“那个时候在大琴行里真的是见过很多很好的吉他,但事实上卖琴的时候是很难有时间弹琴的,而且最残忍的是,我经常眼睁睁地看着好琴从自己身边飘过,被人买掉,却很可能没有被好好珍惜。”如今已是职业收藏家的李颂豪,在如愿有了自己的吉他店之后,便丢掉了卖琴的“本行”,只管在全世界搜罗好琴,生意的事情全部交由弟弟打理,这是他从小以来的梦想。

 

“主要是卖琴这件事真的很让人不舍,卖掉一把琴,心很痛。”正巧,李颂豪说着,就有个新加坡富豪专程飞到香港来他店里买琴,买的是马丁(Martin)为纪念第 100万把吉他的诞生而生产的D100。玩吉他的人大概都知道,这个琴身用鲍鱼贝壳拼出华丽凤凰图案的吉他艺术品,全球只有 50把,李颂豪的店里前后有过 4把,这位新加坡人来买的是最后一把,并且也是全亚洲目前该型号的唯一一把。D100 ebay上标价 15万美金,但眼下新加坡人刚以 70万港币的价钱买走,我问他是不是卖便宜了,他皱皱眉说:“也没有啦,目前差不多就值这个价格。”说到这里,颂豪脸上露出小男孩一般狡黠的笑容:“其实是因为现在厂里还有 2把没有生产出来,我在等他们的最后一把,那把到手,我就不卖了。”李颂豪不久前刚在上海为马丁 D100量身订做了一个展览柜,没想到展览柜还没到,吉他已经被卖掉了,“展览柜会专心等待最后一把 D100的到来。”

李颂豪说,大品牌之间的跨界合作一直是电吉他收藏中最受关注的部分。例如哈雷摩托(Harley Davidson90周年纪念时,与吉他品牌芬德(Fender)合作设计了 10台机车和电吉他组合,其中一套被美国某电单车商店收藏。后来商店倒闭,这件藏品如今被安放在Guitarsofa的一个角落里。尽管是角落,然其精致的工艺、光亮酷炫的红色喷漆以及二者的品牌标记,总是轻易能引来关注的目光。哈雷创立于上世纪之初的 1903年,崛起于战火纷飞的二次大战,在人们心中,哈雷一直是坚固、可靠、强大动力的代名词。它影响了不止一代的世界青年,更是与反叛色彩极浓的摇滚文化是天生的盟友,他们自由、不羁的形象深入人心。“大牌与大牌的合作,总是能让人为之心动。”李颂豪难掩兴奋的情绪:“而且直到现在,如果琴体有损坏,寄回给哈雷,他们还是会帮你重新铸做一把。”

收藏是一种心情,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欢,不可以强调“投资眼光”。就如同颂豪店里一款面板上有两条鲤鱼的琴,出自吉他品牌泰勒(Taylor),刚面世的时候,被许多人嘲笑过其奇怪的审美,然而当炙手可热的美国歌手 Taylor Swift频繁使用过它之后,市场上立即又变得一琴难求。曾有人在李颂豪店里很惊讶地问他怎么收到这把琴的,他淡然地回答道:“它一直都在那啊。”

吉他 以及吉他英雄

吉他发烧友们把那些具有标杆性或极具个性的吉他高手,称为“吉他英雄”。而英雄们的命运也如同他们留下的旋律那般传奇:吉姆 .莫里斯以诗人的狂醉和疯癫走向风雨兼程的尽头;詹妮斯 .乔普林凭着地母般的本能力量炽烈地燃烧了自己;鲍勃 .迪伦以媲美西西弗斯的狡黠在车祸中骗过了命运,为自己赚取了新一段旅程;一颗子弹令约翰 .列侬死在战胜命运的前夜时分,成为它恶毒玩笑最惨痛的牺牲品。

在李颂豪的吉他店里,和吉他英雄有关的琴有很多,比如芬德(Fender)专门为吉米 .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制造的“艺术家签名”系列中的一款左手琴。李颂豪收藏了 1997年的复刻版,此款吉他的音色继承了芬德的风格——单薄明亮的色调再配上电子管音箱的过载失真,这些现在看来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配置,却在那个时代创造着神话。又比如吉米 .罗杰斯(Jimmie Rodgers)的马丁(Martin000-45,这个被视为乡村音乐的先驱,是在 1928年时拥有了自己的 000-45型吉他,并以每段歌曲最后都以约尔德调作为停顿而使这个型号受到了热烈追捧。后来,马丁出了一款 000-45Jimmie Rodgers,造型忠于原型,地板和侧面都是巴西红木,面板是阿迪朗达克云山木,他的名字排列在整个琴颈上,“蓝色约尔德调(Blue Yodel)”刻在琴头,琴背上有一个大大的“Thanks”,如今这把琴的知名度怕是快超过约尔德调了吧!

相反的,还有些吉他所拥有的价值完全是来自于它们自身,而非使用过它们的乐手或乐队的声望。比如,李颂豪收藏的第一把吉他是吉布森(GibsonLes Paul,由美国著名爵士音乐人赖斯 .保罗(Les Paul)自己设计、于 1952年制作的型号,当时价值 405美金,如今 40万美金不止;比如放在 Les Paul旁边的另一把吉布森,其貌不扬却是一把“总统琴”,它取材于美国第 7任总统安德鲁 .杰克逊(Andrew Jackson)亲手种植的一棵树,树在被大风刮倒之后,被吉布森公司买下,制作了 100把吉他,它是其中之一。再比如之前提到的马丁 D100,因琴身缀有维多利亚及巴洛克艺术风格的图案和纹饰,侧面再镶以两颗呈环状的鲍鱼珍珠,以及金色的品、象牙制琴桥,以及顶部缀以绿碧玺的背带钉,而显现出一种高贵华丽的气质。


>Fender在 1996年与哈雷摩托合作设计之作

相识相知 只是因为我们都喜欢吉他

吉他的粉丝并没有特定的群体,从街头艺术家到商业富豪,各个职业的人都有可能是吉他的发烧友。“所以我因为喜欢吉他,认识了很多人,大家原本离得很远,但却会因为喜欢同一件事而变得亲密。”吉他演奏家刘麟是李颂豪的朋友,豪哥告诉我:“我们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就非常喜欢弹吉他,夏威夷吉他弹得很好,后来又学古典吉他,刘麟就是他的老师。”做木吉他最有名的马丁(Martin)同前美国总统克林顿访华时,还送过一把吉他给江主席,品位上刻着“江泽民主席”。

“李嘉诚最大的副手,和记黄埔集团的主席霍建宁,Guitarsofa Clef Café店主 本身是个钢琴收藏家,专门有一个房子放他收来的古董钢琴。”或许是那一代人曾深深受到披头士的影响,所以都有玩乐队的梦想,于是,霍建宁来李颂豪店里买了数把顶级的吉他,“若不是因为吉他,我和他们不可能有任何交集。”李颂豪说,“喜欢吉他这个相同的爱好,让我们暂时忘却了彼此在社会上的某些身份。”采访当天,我遇到了一位来店里试琴的儒雅男士,豪哥悄悄告诉我,他是万宝龙大中华区的市场总监。

“但是音乐人喜欢吉他跟吉他收藏者的喜欢又是不一样的,音乐人寻找的只是一把更适合他弹的吉他,就像武林中人寻找一把适合他的武器。”这是李颂豪吉他收藏馆里的琴至少有 100把以上绝对不会卖出去的原因,“它们都是有故事的,我们吉他收藏者对每一把有故事的琴都充满了爱,但如果我随随便便把它们卖给一个吉他手或者有钱人,我会感到心痛,所以它们永远会在我的橱窗里被好好珍藏。”豪哥想了想,又补充道:“我家里并没有我收藏的琴,因为我欢迎每一个喜欢吉他的人来我店里看看它们,我们坐一坐、聊聊天,它们应该属于每一个爱它们的人。”

现在,李颂豪在珠江边又多了一个小小咖啡店,店名叫做 Clef Café(Clef意为谱号),以音乐和收藏为特色,经常在店里举办音乐主题的活动。更为特别的是,豪哥每次去自己店里吃东西都会照价付钱,对此,他的解释是:“我只有付了钱,才会对菜品始终有要求,这也是对我自己的要求,因为美食可以表达出我对每一个来这里的音乐、收藏爱好者最起码的尊重。”

>Martin-D100,全球限量生产 50把,目前已生产 48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