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兰香 优雅女人与她的珠宝玉器

2015年3月25日 16:43 作者:杜雪坤 选稿:杨晨旭

刊于《东方藏品》杂志第13期2015年1月刊


 “收藏很重要的一点是,它能够给你带来你意想不到的快乐,那是一种心情上的愉悦,所以我的收藏从来不会再卖出去,那都是我真心喜欢的东西。”著名珠宝鉴定师、原兰馨珠宝文物商行总经理张兰香女士这样说道,说话时,她的眼神中闪耀着坦诚而欣喜的光芒。



张兰香

现任上海天无官文化艺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总裁

美国 GIA珠宝学会会员

上海宝玉石协会理事

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员

上海古玩鉴定协会鉴定师

华东师范大学兼职教授

 



兰香与兰馨

张兰香是目前国内为数不多的同时具备文物鉴赏力和珠宝鉴定能力的专家,曾连续 24年任兰馨珠宝文物商行总经理,可以说,兰馨珠宝文物商行是她一手创办的:“我进的是上海文物商店,那时候归文化局管,后来博物馆跟文化局分家,变成一个副局级单位,文物商店换成归博物馆管,而作为文化局在经济效益上的一个补充,1988年的时候,在地理位置极好的兰心大戏院,创建了兰馨珠宝文物商行。”兰馨珠宝文物商行毗邻锦江、新锦江、花园饭店,是一家经营珠宝首饰、书画印章、古代文物和仿古工艺品的专营商店,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珠宝、文物界颇具影响力,当年家境尚可的上海人多多少少都在这里买过珠宝。兰香女士说,这里的每一件商品的背后都蕴含着独特的故事:“这里有清乾隆年间的白玉如意,有少女跳巴勒图像的天然翡翠挂件,还有祖母绿、红蓝宝石、田黄鸡血石等等。”

“不过,1997年以前上海兰馨珠宝文物商行的消费者主要是海外友人。自 1997年金融风暴以后,主要消费群渐渐转变为国内收藏家,这个转变既对兰馨的商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兰馨的库存量的扩增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为了满足广大消费者的不同要求我们还提供了一些特色服务,诸如老首饰、老玉器损伤的修复和复原,按顾客要求的定制服务,为商品提供配、附件等。”如果说优雅是兰香女士的形象代名词,那么说起生意经,她也绝对称得上聪慧干练。

采访过程中,兰香女士接到许多电话,虽然她都简短说明原因之后挂断,但还是面带歉意地解释道,“这些是我的朋友,也都是我的客户,我虽然已经离开了兰馨文物珠宝商行,但是他们还是会经常来找我买东西。”这是张兰香作为“专业买手”,很重要的生意经之一,她总是能用她的专业能力买到别人买不到的东西,而同时又不会为赚取更多的差价,将价钱抬到市场价之上卖出,于是信任她的人越来越多,多年的客户也终于变成了彼此信任的老朋友。

主动与珠宝结缘

见到兰香女士之前,看她在朋友圈里经常分享佛儒之说,且大都是“心性之学”的内容,令人心中不免勾勒出一个眉目善良、笃定淡雅的轮廓来。而相见后,这一猜想不仅得到了印证,更为惊叹的是,眼前这位已年过花甲的女士所拥有的高贵优雅——白皙的皮肤、翡翠色毛衣、恰到好处的首饰,虽观之可亲,但其顾盼神飞的神采又令人见之忘俗。

“可能和女人天生对珠宝的喜爱以及我个人的人生经历都有关吧。”在被问及她的品位气质是否与研究珠宝有关时,兰香女士这样答道:“我是‘老三届’,遇到上山下乡,但幸运的是,我后来能回到上海读大学,所以我格外珍惜这个机会。”张兰香大学读的是英文专业,毕业之后在外事单位做接待外宾的工作,一次偶然接触到文物店,觉得这个职业对她很有吸引力:“可以干到老学到老,而且自己有外语优势,所以当时我就跟文化局领导提出了我的想法,他们先后考察了我一年多,终于认可了我。”进入文物店之后,张兰香跟随师父学习文物及珠宝鉴定,没过多久,具备良好英语能力和一定的珠宝鉴定基础的她,被推荐到美国 GIA珠宝学院系统学习珠宝鉴定,国内与她同去的一批人中,取得 GIA珠宝鉴定证书的人却只有三四成,张兰香便是其中之一。

“这一切我一直都心存感激,那时候带我的老师父们都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经营文物的老行家,他们对我的帮助非常大,带我入行,教我知识,给我在专业方面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刚到文物店的时候,张兰香的师父就对当时这个英语专业的年轻女孩提出了每天背 100个单词的要求,而这些单词都是和文物、玉器、珠宝相关的专有名词,诸如天青釉、釉里红之类,“所以在美国读书的时候,学起来会比别人容易一些吧。”念及师父的教导,从业四十年的兰香女士,也一直在尽可能将自己所学传播出去——有课堂上直接的传道授业,也有笔耕不辍、著书立作,她的作品《古今说玉》、《张兰香谈珠宝玉器》、《张兰香谈古玉》、《张兰香谈古玉续》都是珠宝玉器收藏者值得一读的好书。

兴许是如此修养,气质便如她的名字一般,不用开口,就能令人感受到兰之清香扑鼻而来。


那些收藏背后的故事

关于兰香女士的私人收藏,她讲了三个很有意思的故事,权且将它们援引如下:

十几年前,在华师大教课时,我对学生讲,大家千万不要忽视冰种翡翠。因为自古以来人们对翡翠的认识主要集中在颜色上,认为颜色最重要,其实从投资的角度来看,自己入手,种头更重要,因为种头可以掩盖颜色的缺陷,而颜色却没办法避免种头的缺陷。一块翡翠看上去也许很绿、很老,但如果种头不行,是没有什么投资价值的。而且,在国际市场上,冰种翡翠非常符合洋人的审美,他们向来喜欢花花绿绿的衣服和宝石,所以无色的翡翠其实更百搭。没想到当时有学生听了我的话,开始着手囤积白冰翡翠,最近我在萧山碰到他,他在做玉石生意,见到我很激动地说:“张老师,我真没想到,那些白冰翡翠竟然为我掘得了事业上的第一桶金。”

(旁注:翡翠的“种头”主要是指翡翠的结构粗细和透明程度,行话称为“种”,透明度称为“水头”。硬玉矿物颗粒越细小,结构越致密,其种就越老,水头就越好。业内人士以光线射入翡翠的深浅程度来衡量其透明度。)

几年前,我有一个朋友在香港佳士得打电话给我,当时我正好也在香港,于是她叫我去帮她现场看手镯。一共有两对,一对是冰种绿翡翠手镯,一对是冰种紫罗兰的老手镯,紫罗兰那对底价定的极低,后来据佳士得的人告诉我,这是一个普通的香港人拿给他们的,当年花了 5000美金买来,希望佳士得拍到 1万美金就可以了,但是佳士得估了 8~12万美金。我当时看了以后,心里是觉得非常惊艳,所以告诉我朋友,这对手镯,拍到一只 100万美金是没问题的,而那对 绿的现在是没底的,市场上过亿的都有,相比而言,紫罗兰的种头很少见,这对还是冰种。我说:“一对 150万左右,你去拍吧。”后来朋友告诉我,果真是 150万美金落锤,全场掌声雷动。你知道如今这对手镯再卖出要多少吗?起价便是1000万美金。

人和玉是有缘分的,人在找玉的同时,其实玉也在等人。有一次,我在洛杉矶一个海边的古董店逛,这个店国内很多同行都知道,去的人非常多,所以现在想要在那里淘到性价比高的宝贝是很难的。那次我进去只是随便逛逛,没想到一眼相中了一只手镯,粗一看以为是红玛瑙,标价 2000多美金,但是因为它真的很红很红,也很透,我就拿下来用放大镜仔细看,结果发现它不是红玛瑙,是翡翠,当场果断买下来。回国后,有一段时间我经常戴着它,一个同行看到,竟然识出是哪里买的,还问怎么买了这个,我就让他仔细看,他终于也看出来是红翡,非常懊悔地说“我们去过好几次,每次都看到它,一直以为是红玛瑙,都没多看一眼……又让你捡了!”

独到的收藏眼光

“珠宝玉器的收藏有一个特点,主观价值比客观价值要高,所以它和人的经济状况、经济环境都很有关系。当一个人经济状况变差的时候,最先抛弃的是它,而当整个经济大环境变好的时候,最晚能够红起来的收藏也是它。跟黄金不同,收藏珠宝玉器,更有感情在里面。”兰香女士对古玉颇有研究,也喜欢翡翠和有色宝石,于是,这些便是她个人收藏中的主角。

“从美学角度看,钻石太冷了,它其实就是个白色的宝石,有一颗就够了,不如考虑有色宝石,红宝、蓝宝、祖母绿、猫眼石都非常有升值空间。”兰香女士建议道:“从硬度来讲,钻石 10度,它们 9度,仅低 1度;从色彩来看,有色宝石的颜色非常丰富,红宝有鸽血红、蓝宝有矢车菊、皇家蓝、祖母绿有鹦鹉绿、猫眼石有金绿猫眼,都比钻石更具有变化的可能性,并且能够散发出光芒。”此外,碧玺是五大宝石之外,她认为最有升值潜力的宝石。

去年 9月,张兰香女士在兴国宾馆举办了一场 40年工作回顾展,应朋友的要求,她要在现场分享一些实用又特别的收藏经。思来想去,她将广为人知的钻石 4C标准套用于有色宝石上,从重量、颜色、切工、净度逐一分析其价值,提出了许多关注有色宝石的建议,并强调“宝石是通过火山爆发、地震、岩浆喷发后形成的矿物结晶体,因此再好的宝石里也找得到矿物晶体,若一味追求无暇透亮,无疑会有看走眼的风险。”总结起自己的收藏爱好,兰香女士这样说道:“收藏很重要的一点是,它能够给你带来你意想不到的快乐,那是一种心情上的愉悦,所以我的收藏从来不会再卖出去,那都是我真心喜欢的东西。”说话时,她的眼神中闪耀着坦诚而欣喜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