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博物馆的十八罗汉像真伪受质疑

2013年5月10日 15:34 来源:新浪收藏 作者:西风 选稿:王斌

甘肃愽物馆在浙愽展览《汉晋木刻展》中“十八罗汉像”现场图片

甘肃博物馆在浙博展览《汉晋木刻展》中“十八罗汉像”现场图片十八罗汉像之一

十八罗汉像之一

十八罗汉像局部

十八罗汉像局部

  最近几天,木雕研究专家陈建明先生在全国最大艺术品门户网站雅昌网和古陶瓷瓷专业网站东方古美术网发帖质疑“甘肃博物馆在浙博展览《汉晋木刻展》中“十八罗汉像”的真伪问题。立刻引起巨大热议和讨论,包括很多专项研究古代木雕造像方面的行家和收藏家多都给出“现代仿品无疑的”看法。这两个网站集聚了全国专业民间实战经验的收藏家、行家和研究学者,既然公开质疑,说明问题不小。应该引起大家的重视。作为甘肃博物馆方面,也应该对社会质疑给予正面的回应。根据浙江博物馆方面内部消息称:希望甘肃方面赶紧打包撤走,以免引起社会更大关注而引火烧身。浙江方面的这种态度当然是可以理解的,也许大家还记得浙江杭州官窑博物馆从民间花费1500万征集的一批备受质疑的“文物”,其中“长沙窑假壶王”案,曾经一度在社会、媒体上闹的轰轰烈烈。最后确认的确是赝品,浙江杭州官窑博物馆不得不撤下这批展品。浙江博物馆方面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谁想到召来西北边远地区的甘肃博物馆《汉晋木刻展》,也弄出“明代十八罗汉像”是现代赝品的问题。

  笔者虽然对木雕造像没有研究,无权作出评论,但从古代造像艺术角度谈谈自己的看法。本人没有亲临现场观看,但通过大量网上传播的图片和影像资料反映,浙江博物馆展出甘肃博物馆带来的一组标明“明代十八罗汉像”的整体造型、比例、开眼、细部特征,与民代同时期的造像特征有很大距离。先不说新老,就“十八罗汉像”的整体艺术性显的非常拙劣,千篇一律,毫无造像“精神气”可言,这样的艺术水准,怎么会进入国家性质的博物馆呢?据知道内情的雅昌网友思训透露:“这十八个原先在一兰州古玩商手里,被一个商人藏家高价买去,捐给甘肃博物馆,后来专门独辟展厅来装展。”这个消息一出,质疑声更是越来越多。毫无疑问,网友们开始质疑“十八罗汉像”后面是不是有更大的猫腻呢?因为近些年来,所谓的民间企业家和实力“藏家”频频捐高仿文物给博物馆,然后获取某些利益资源和名头,有些获取数目巨大的“奖金”和“成本费”。

  甘肃自古以敦煌壁画和造像早已闻名于世,境内各个时期的寺院和庙宇遍布各处,由于处于丝绸之路的中心地带,西亚、藏区和内陆文化艺术在各个时期在这里汇集和沉淀。尤其外来精湛的造像艺术和壁画艺术在甘肃境内成为“中西熔炉”和“桥头堡”。这个地区历来文化厚重,文人和画家遍布各个市县,民间艺人手艺高超,尤其佛造像艺人历来都有传承,可以说因为落后,没有受到很大的商业清洗,反而造就了西北这片文化重镇之地。走进甘肃任何一座乡村族庙和家庙,其木雕造像都是非常传神和精道的,何况这还是一组必须在大型佛寺院供奉的十八罗汉像。本人自小生张在甘肃南部,虽然20多年前离开,但对甘肃很多庙宇造像情况有所了解,不要说古代,就是今天,木雕造像或者泥塑造像,必须聘请方圆传承手艺最高超的师傅来担纲。绝对不会随便请个手艺低级的木匠来做,如果不传神基本都要重做的。质量的要求,反映了他们起码是对神灵的尊重。要知道甘肃境内大多数地区民众对佛寺和庙宇神灵是极其崇拜重视的,绝不允许糊弄,因为这些基本都是集体筹资完成的行为。鉴于这些情况,这组毫无古代灵性的十八罗汉像让许多行家和藏家质疑是有道理的。

  我们来看看木雕研究专家陈建明先生的质疑,也让广大民众和专家有一个初步了解:

  今日五一节,得空去了浙博武林馆,看看近期甘肃博物馆在那儿展出的“鬼斧神工”甘肃博物馆藏汉晋木刻艺术珍品展。在地下一层展厅,林林总总上百件汉晋时期的各类木刻艺术品从动物到人物,从器具到建筑,牛拉木车、木马、彩绘棺木板等等题材广泛,内容十分丰富,其工艺技法也包括了阴刻、圆雕、镂雕、透雕、浮雕、彩绘等多种类型。体现了那个时代特有的木刻艺术与民俗文化。

  古代甘肃是汉唐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也是东西方经济与文化交流的必由之路,因此,甘肃木刻艺术既吸收了中原文化的基因,又融合了外来艺术的精华,具有其独特的风格。有部分展品还从甘肃武威市博物馆和高台县博物馆借调过来一起展出。集中体现了丝绸古道木刻艺术珍品的风采。

  在展厅中央最为显眼的地方摆着标注年代为明的一组木雕十八罗汉,每尊皆高有约60厘米,远看气势宏大蔚为壮观。名为汉晋木刻艺术珍品展,中央却摆了一组明代的木雕造像,让观者顿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近前细细欣赏,却发现每尊造像的形制表情十分雷同,衣纹线条僵硬、比例失衡、包浆做作,图一罗汉禅定手印雕成了反向结印,而手印是佛像重要的标志之一,佛教造像的手势都有固定的规范,不同的手印代表了不同的寓意。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每尊罗汉背上开的装藏孔,有点佛教知识的朋友都知道,这是供养人为了向神佛表明自已的虔诚,而把五谷金银丝绸名贵药材和写有自已名字心愿的纸等放入其中后再用原身上取下来的木块封好。但这些造像中有部分孔开的很浅根本无法装藏,笔者以为造此像之人根本不懂此孔用途,纯粹是依样画瓢。且孔内外包桨一致也违反了自然规律。有一尊造像的手部残损了一块,从破损处看露出的木质边缘也缺乏从外而内的风化自然过渡痕,包浆是外面后糊上去的。我们从现存的历史资料和考古遗存实物可以发现,明代的汉传佛教木雕造像基本身材比例适中,躯体饱满线条简洁流畅,纹饰多用写实手法描绘。个人感觉这十八尊罗汉整体风格与明代的木雕造像工艺相去甚远。

  因为隔着玻璃无法上手,心中的疑惑挥之不去。也许是我等孤陋寡闻少见多怪,竞敢怀疑堂堂国家甘肃博物馆的馆藏品,人家专业专属,专家如云,焉能真伪不辨?但真与不真,东西就在那儿摆着,不言自明。

  历史是必须建立在真实基础之上的,文物就是历史最真实的记忆。文物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文化的灵魂,是先民智慧结晶宝贵的遗存,具有很高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是人类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它反映了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及发展。国家的各类博物馆承担着展示我中华民族千年传承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彰显民族精神,提高民族凝聚力,教育和激励后人之责职,真伪之间干系重大!

  很难想象一个不尊重自已祖先及过去历史的民族会有灿烂的明天。甘肃博物馆面对社会民间文化群体对其工作所出现问题提出的责疑没有任何回音;即然我们在这里对体制内的某些馆藏品以我们对文化和艺术的理解发出了不同的声音,我们就要勇敢的尽保护中华文化正本清源去伪存真的匹夫之责!

  我们希望当我们的孩子走进博物馆里,看到陈列的是几千年来我们中华勤劳智慧的祖先们,用他们灵巧的双手创造的代表了他们那个时代最美最好的艺术珍品。孩子们清澈的眼眸里反映出的,应该是他们对祖先崇拜的眼神和作为中华民族子孙的自豪感!

  假冒的文物不但不能体现我中华民族特定历史时期的文化与艺术及生产力发展水平,更是对我们勤劳智慧祖先的侮辱与历史的歪曲!

  来这里的都是热爱我中华真正古代雕刻造像艺术的朋友们,以大家对中国古代雕刻造像艺术的热爱和对造假作伪的鄙视,围绕甘肃博物馆藏这批明显带有现代作伪痕迹的所谓“明代木雕十八罗汉造像”,就这一问题展开讨论,提供制假证据,有图有真相,摆事实、讲道理、辨真伪!展示你们在雕刻造像领域收藏与研究的专业水平!以使广大收藏爱好者增加知识、开阔眼界、避免受骗上当。体现民间收藏的正义、权威与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