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小丰村有间“民办”清代石刻博物馆

2013年2月24日 14:00 来源:北方网 作者:赵珍图 尚洪涛 选稿:夏阳

  长安区小丰村是清初大将梁化凤的故里,“小丰”的村名也因梁化凤而来。现在,村中近1/3的人都姓梁,每年的春节和清明,梁化凤的后人还要到位于户县牛东村的梁化凤茔祭祖。村中至今仍保存着20道清代圣旨和3幅祖先画像,石羊、石马、石碑等古迹更是随处可见,堪称一座民间的小型石刻博物馆。

  小丰村位于长安区西部的灵沼街道,地处沣河以西的长安、户县交界处。现在的小丰村由7个小型村落构成,最大的东堡子,也叫梁堡子,是梁家人聚居的地方。东堡子本名大丰堡,是梁化凤所建。此外,还有南堡子(王家巷)、北堡子(邓家堡)、西堡子、爽塘、史家堡、新堡子(世丰堡)6个小村落。

  梁堡子是小丰村最大的堡子,梁姓是小丰村最大的姓氏。小丰村党支部书记梁新平告诉记者,小丰村现有约2200人,其中梁姓人约有600人,占到村中人口的近1/3。

  从高处俯瞰,小丰村形似一只凤凰,因为梁化凤曾在村南和村北各建有一片竹林,竹林就是凤凰的两翼。《长安百村》中《梁化凤喻小丰》一文的作者童更升先生说:“说来也怪,每逢过年,小丰村的锣鼓鼓点为‘凤凰三点头’,这在长安其它村子是没有的。民间也有称这里为‘凤凰村’的。”

  梁韦驮建大丰堡,为避讳改小丰村

  梁化凤11世孙、81岁的梁纬华老先生告诉记者,据村中祖辈流传,梁化凤的祖先是山西介休人,早在元末明初时,从山西移民到了陕西长安县。迁居到长安的梁姓一族,与刘姓的几户人家,散居在今小丰村东,并没有形成村落,直到梁化凤修建大丰堡,将村人迁入大丰堡,才形成了今天小丰村的雏形。

  建造小丰村的梁化凤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梁化凤的祖父和父亲都是普通人,梁化凤生于小丰村,长在小丰村。梁化凤5岁起入塾读书,少年时酷爱习武,练就了一副好身板,梁纬华说:“史载梁化凤‘长身倜傥’,不仅个子高,而且风流倜傥,一表人材,曾被康熙皇帝称为‘韦驮’(是佛教的知名护法神,为执金刚神之一,原为四大天王中,南方增长天王手下八神将之一。韦驮的形象,一般是古代身披盔甲、手持降魔杵的武士),所以当时人们都习惯叫他梁韦驮。少年梁化凤不仅熟读经史,喜欢舞文弄墨,还喜好研读兵书,骑马郊游。”

  与其他乡中青年不同,梁化凤自少年时代起,就怀抱远大的志向,一心想干出一番事业。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梁化凤考中了武举人。顺治三年(1646年),梁化凤考中了清廷的武进士。顺治四年(1647年),他被授予山西高山卫守备的职务,并在任上屡立战功。从此,梁化凤开始了自己的军旅生涯,戎马一生。顺治八年(1651年),梁化凤任江南芜采营参将,负责宁国、太平二府的治安,平息了诸多抗清斗争。从此以后,梁化凤一直在江南任职,并屡次打败残明军队。顺治十三年(1656年),35岁的梁化凤担任苏淞总兵,已是二品武官,并打败了郑成功的军队。很快,战功卓著的梁化凤被清廷升官封爵,升任为江南提督,成为手握重兵、扼守江南沿海地区的一品重臣。从顺治十七年(1660年)到康熙十年(1671年)去世,梁化凤一直担任江南提督之职,是为清朝统领江南军务的最高军事长官。

  直到今天,小丰村人仍以自己的祖先梁化凤为荣,村子里几乎每个人都能说出几个梁化凤的逸闻趣事。不过,令村人们最为津津乐道的,要属小丰村来历的故事了。

  成为大清重臣的梁化凤为了报答家乡父老,在梁刘两家散居处以西的高地上,建造了一座堡子,并命名为大丰堡,供村人居住。那么,小丰村之名又是从何而来的呢?梁纬华老先生说,有一次,康熙帝询问梁化凤家住哪里,梁化凤为避讳北京的大丰园,便说自己家住“小丰村”,康熙帝知道梁化凤有所避讳,于是说“爱卿应该大封特封”。从此,小丰村便成为村子的正式名称,不过,当地人世世代代仍习惯叫自己的村子为大丰堡。

  城堡夯土来自甘肃,石羊、石马散落村中

  我们在一户梁化凤后人的院中,发现了一块刻着“大丰堡”三个字的石匾,村里有点岁数的人都认得这块石匾,它曾镶在大丰堡东城门的门额上,1956年城墙被拆除,这块石匾也被摘了下来。大丰堡的城墙是梁化凤所建,梁化凤第10代孙、61岁的梁德利说:“当时修建城墙用的夯土,都是从甘肃固原运来的,村里人都说‘固原土,不破头’,说明用固原土修筑的城墙很坚固。城墙拆除后,这些固原土都被用作肥料施在了田里。”城堡里共有三条并列的东西向主街,堡子里的住户除了少数几户刘姓人家外,其他都是梁姓一族。正中的街道为正街,正街东头是堡子唯一的正门东门,东门由砖石砌成。过去,东门外还有一座阎王庙,正街西头则是玉皇大帝庙,堡子北边有一座小北门,方便村人出城耕种。现在,尽管城墙和庙宇已经消失了,但是村里仍保留着三条主街的格局。

  在一户人家的门前,有两个巨大的柱础石。村里老人讲,这是梁氏祠堂的柱础石。解放后,祠堂一度成为敬老院,后来成为学校,村中很多老人小时候都在梁家祠堂上过学。上世纪七十年代,祠堂被拆。梁化凤12代孙、76岁的梁孔俭老人还记得儿时祠堂中的情景:“祠堂大殿里挂着历代祖先的画像,祭台上摆着秘色瓷器,铜香炉,很漂亮。”梁纬华老人儿时曾在祠堂上学,他还记得,祠堂有三间宽四进深,大门口有两只石狮子,过了头门门房是一进院子,过了二门楼后是二进院,院子两边有厢房,中间是献殿,献殿后面是第三进院,院子正中是上殿,上殿后还有后院,后院里有个追远堂。

  如今,尽管城墙和祠堂都已消失,不过,走在今天的小丰村里,随处可见的石板、石碑、石砖、石羊、石马等古物,仍昭示着这里的历史。梁德利说,梁家祖坟在小丰村南,是梁化凤的祖父母和父母的坟茔。不过,梁氏祖坟在几十年前平整土地后已经没有封土了,现在已是耕地。据梁纬华统计,祖坟前的石人、石马、石羊、石虎、石狮子、华表各有大小两对,此外还有石龛、石碑、石匾等。为了保护祖坟前的文物,梁家后人把能移动的文物都搬回村中。在村中一户人家的门口,堆放着数只石马、石狮,其中很多已经残损。另一户人家的院子里,保存着梁化凤母亲张氏的墓碑,碑首雕刻盘龙,碑身已断为两截。梁德利说:“还有三通祖先墓碑,被埋在一户梁家后人的屋下,以便保护。几年前,还曾在祖坟外的地下探到了3个石人,村里现在还有一对形制较小的石羊,是我从牛东的梁化凤坟茔搬回来的。”

  小丰村的宝贝,不仅是村中的石兽、石碑等文物,梁德利告诉记者,村里的梁家后人至今仍保存着3幅祖先画像和20道圣旨。村中的老人们估算,过去悬挂在梁家祠堂中的祖先画像共有十几幅,但在文革中尽数烧毁,只有梁孔俭和他的父亲将三幅祖先的画像藏在家中土墙内,拼死保存了下来。这三幅画像高4米,宽1.7米,分别是梁化凤及他的张夫人、朱夫人的画像。梁德利说:“过去,村中的圣旨很多,文革时,烧了几麻袋,现在只剩下20道了。”小丰村清代的文物如此丰富,以至于当地人戏称其为民间的清代小型博物馆。

  次子官至闽浙总督,六十多人在清廷做官

  现在,小丰村中的梁姓中,不仅有梁化凤的后代,还有梁化凤兄弟的后代。梁纬华说,梁化凤共弟兄3人,化凤排行老二,兄长鸣凤,弟弟腾凤,都生活在小丰村。梁鸣凤是明末的秀才,与梁化凤性格迥异。满清入主中原后,梁鸣凤无论寒暑,每日都带着草帽,穿着木屐,以此表达自己“头不顶满清天,脚不踩满清地”的观念。

  梁纬华是梁化凤长子梁鼎的后代,他说:“梁化凤作为封疆大吏,手握重兵,扼守江南,清廷对他也多少有些忌惮,于是命他的长子梁鼎入京担任御前侍卫,实际上是作为人质,防止梁化凤变节。”

  梁化凤的次子梁鼐官至闽浙总督,他残存的墓志上写道:“总督梁公,盖康熙朝柱石,圣天子所恃为东南屏障者也。”梁鼐继承了父亲梁化凤的英勇善战,他21岁时就曾领军平定过陕南的叛乱,34岁就当上了江南水师总兵。后来又升任福建、浙江总督,担任闽浙总督期间,梁鼐开渠疏浚,造福当地百姓,并废除峻法,促进了当地渔业和商业的发展。康熙四十九年,梁鼐回到老家居住,直到去世。梁鼐的后代在现在的小丰村也仅有一支。

  梁化凤三子梁鼒,官至广东按察使。梁纬华说:“梁鼒去世较早,临终前也没有再回来过,他的后代应该在广东。老四梁鼑为吏部候铨知县,英年早逝,但一直居住在小丰村,梁德利家就属于梁鼑一支。现在,小丰村中梁化凤的后代有三支,我们叫做小长门(梁鼎一支)、小二门(梁鼐)、小四门(梁鼑)。”

  梁家在清朝世代为官,几乎伴随了整个清朝的始终。据不完全统计,有27人做武官,35人做文官,先后有22人承袭爵位,朝廷命妇30人,其中一品夫人18人,受到清历代皇帝数十次诰封。家族内比较著名的人物还有梁化凤六世孙翰林梁瀚,以及七世孙梁积樟、八世孙梁惟一、梁鉴。

  地理链接

  梁家牌楼

  康熙十年(1671年)梁化凤病故,康熙帝为了纪念梁化凤为大清做出的贡献,下令在陕西、山西、浙江、江苏、安徽这些梁化凤曾任职之处,修建了几十处功德牌坊,来表彰他的事迹,西安的梁家牌楼也是由此而来。

  梁府街

  梁化凤的官邸在西安府城内,其府邸所在街道便得名梁府街,后来梁府街和九府街合称为青年路。梁化凤的府邸就位于青年路15号,原西安团市委所在处。

  梁家滩

  今天小丰村一带的沣河滩地,被当地人称为梁家滩。相传,喜欢骑马的梁化凤买下了南至吴家村南秦渡镇北的沣河两岸近十里滩地,专门放牧马匹,并聘请河滩旁的住户照料马匹,定时给他们分钱,从此,这片滩地便被称为梁家滩。

  梁家桥

  梁化凤曾出资将沣河上行将倾圮的独木便桥普济桥,扩建成48孔的通车大桥,梁化凤死后,其子孙历代均出资维修普济桥,因此,世人俗称其为梁家桥。

  长安人马巩灵对梁家桥的历史很了解,他告诉记者,据说,梁化凤年幼时,就读于府君庙学堂,常常往返此桥,每逢秋汛,常有行人丧生于此。有一次,与他一起过桥的几位老妇人对他说:“你将来读书有成建立了事业,要为我们乡里修好这座桥。”梁化凤将这句话铭记在心,为官后果然回乡重建普济桥。当时,河西海子村有一位穷苦人,在桥边以背人渡河为生,新桥修好后,就不需要背人渡河了,于是此人找到梁化凤说:“你修好了桥,我却要饿肚子了。”于是,梁化凤每月按时给他生活费用,直到此人死去。

  梁家桥桥西有梁化凤祠,桥上有石龙头,桥身为青石垒砌,两边有青石护栏。梁家桥地处长安、户县之间的要道,是古时从西安向西去的四条官马大道之一,桥西的村子名叫官道村。

  从古至今,每年农历二月初六,桥两岸都有盛大集会,秦岭山货、农具牲畜等各种货物都有,还有社火、高跷、锣鼓、戏剧表演。文革时,桥西的祠庙及碑刻30余通被毁。1987年,沣水暴涨,冲毁梁家桥,1990年,在其原址旁,又新建了一座桥。今天,沣河的枯水期,仍能看到梁家桥的石桥墩。

  民间记忆

  清明春节都要到梁化凤墓前祭祀

  祠堂的墙上挂有二十四孝图新丰堡至今无人居住梁家的20道圣旨曾轰动全国

  梁化凤11世孙梁纬华老先生说:“一直以来,村里流传梁化凤有很多个坟茔的说法。村中老人曾讲,梁化凤去世时,从家中的四个门里,抬出了四口棺材,在东西南北方向各起了一座坟,这是为了防止盗墓。不过,当时皇帝给梁化凤御葬的坟是位于户县牛东村的坟,梁家人祖祖辈辈祭祀的也是这个坟。”

  梁化凤死后,被赐衔“少保”,谥号“敏壮”。康熙皇帝敕建坟葬于户县牛东村,并御题梁坟茔牌楼上的匾额“与国同休”“勋在旗常”。据载,梁化凤牛东坟茔南北长230米,东西宽60米,共21亩地,四周有围墙,封土圆锥形,高5米,直径23米。墓前有门楼,上书“敏壮公茔”。门楼外有石祭坛,甬道两边有石狮、石虎、石羊、石马,翁仲个一对。再南有康熙御题“与国同休”牌楼。

  梁化凤10世孙梁德利说:“直到现在,每年过年和清明,小丰村的梁姓后人都要到牛东的梁化凤坟处祭拜。”

  祠堂的墙上挂有二十四孝图

  童更升的舅爷梁志刚是梁化凤的第10代孙,曾是村中梁家一组的组长。童更升还记得儿时跟舅爷到小丰村过年,见到村里的老人在祠堂祭祖,祖先的像挂在祠堂正前方,两边墙上挂着二十四孝图,整个过程非常隆重,令他印象深刻。

  新丰堡至今无人居住

  史传梁鼐与康熙皇帝同岁,二人交往甚笃。据说康熙曾资助梁鼐一笔资金,让梁鼐给他的12个儿子在小丰村北修建了12座院落,是为“新堡子”。相传康熙四十二年到西安时,还曾驾临小丰村,并为新堡子御题“世丰堡”之名。然而,世丰堡却没有投入使用,并一直荒废,直到现在,世丰堡一带仍鲜有人居住。梁纬华说:“据说当时康熙在小丰村住了一晚,清晨起来,梁鼐陪皇帝散步,看见一只兔子从城里奔跑而出。康熙随口说,这新城一兔难防,还能防住什么呢。于是梁鼐心存忌惮,对新堡子弃而不用。而梁鼐的12位公子最后究竟住到哪里去了,已无人知晓。现在,小丰村中梁鼐的后代仅有一支,人数不多,只有几户。”

  梁家的20道圣旨曾轰动全国

  1998年,一条热点新闻引爆了古城,长安区的梁氏家族仍保留着20道清代圣旨,实属罕见。这一梁氏家族就是小丰村梁化凤的后人们。梁化凤11世孙梁纬华老先生告诉记者,这些圣旨得以保存至今实属不易。由于梁家的显赫地位,在清朝时世代受到朝廷册封,“过去村里的圣旨非常多,”梁化凤10世孙梁德利说,“文化大革命时,很多人家用麻袋装着圣旨,村里光圣旨就烧了几麻袋。”经过岁月洗礼,现在小丰村梁家后人保存下来的圣旨数目已远不如前,但是,20道圣旨的数目仍是非常罕见的。

  梁纬华说:“十几年前,我参与了家族圣旨的保护和整理,我亲眼所见的圣旨,有20道之多。其中,有的圣旨既有满文也有汉文,还有的圣旨只有满文。这些圣旨分散在家族不同后代手中。圣旨的内容大部分都是有关爵位和诰命夫人册封的,时间延续了整个清代。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梁氏的圣旨经过报道后,在全国都引起了轰动,家中的圣旨还曾到北京展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