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泠秋拍首场 古籍善本学术及文化并重

2013年1月6日 11:2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宋振喜 选稿:汪承颖

  秋去冬来,虽是江南,不免西风萧瑟,寒意渐生;然而,在文人墨客的眼中却是温暖的——古人围炉夜话的季节已经到来。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二三好友招进屋来,展开几卷旧籍,以襄风雅,是最惬意不过的了。

  12月28日早间九点半,深深扎在杭州这片文化沃土的西泠印社拍卖公司,为所有来到这里的读书、爱书之人呈上一批难得的古籍碑拓,其中多件珍本是首次现身拍场,作为2012西泠秋拍开槌之日首拍的这一专场,受到藏家的关注与支持,成交喜人。


《北魏王子晋碑》成交价305万元(含佣金)

  这次拍卖的碑拓部分,最难得的当属海内孤存《北魏王子晋碑》拓本。关于此碑的记载,只在宋代的《金石录》、《金石略》中存有条目,拓本极罕见。此拍品原为清藏书家顾沅赐砚堂所藏,同治年间被碑帖鉴藏家沈树镛重金购得,审定为“宋拓旧本”,经徐士恺、费念慈、叶恭绰、蒋祖诒收藏,章士钊、章可父子、褚德彝等人过眼,有沈树镛、胡澍、褚德彝题跋,龚橙题观款,徐康、刘铨福等题签,可谓朱印粲然、传承有序。上海图书馆碑帖专家仲威先生撰文认为,此碑未见第二传本,故可称为“海内孤本”,其价值与地位可与《张黑女墓志》齐名。今日得见,似有“静夜风闻子晋笙”的感觉,也是西泠印社拍卖的又一次金石奇缘,现场从180万起拍,经过数轮竞价,以305万成交,表明具有学术价值的碑帖正为更多藏家所重视。

  碑帖一经名家鉴藏、题跋,往往能牵出一段文人佳话,意趣倍增。本场秋拍有一件吴湖帆、冯超然等题王居士砖塔铭集拓,以46万元成交。前有王同愈临写碑文,翁斌孙题签,内有吴湖帆、王云、冯超然、蒋祖诒、陈承修等题跋,楠木夹板,装帧精雅。此碑出土时就裂为三块,故全拓罕见。拍品由两种拓本合成,前者为彭恭甫所藏的车氏精拓本,后者是吴湖帆所藏的朱彝尊潜采堂本,其中“说罄”一石的上部恰为彭氏藏本所缺,吴湖帆遂将此本赠予了这位莫逆之交,以成延津之合。有意思的是,当时冯超然、陈承修手头上也各有一部残本合册,三册并置案头,令吴、冯、陈三人连连称奇,相约循环互跋,以结墨缘。如今我们所见的是三者其一,它在记载文人们雅集和雅趣的同时,也为后人留足了想象空间。

  另一套中外历代泉拓汇编,为上海市第一任民政局局长曹漫之辑藏,40万元起拍,74万元成交。煌煌一百八十二册,网罗先秦至晚清乃至西方各国的珍稀钱币拓片,其中不少是得自张廷济、徐同柏、吴云、陈介祺、李佐贤、张渭渔、方若、袁克文、戴葆庭、程云岑、张叔驯、饶孝初等藏泉名家之旧藏,蔚为大观。内有陈介祺、徐同柏、袁克文、吴湖帆、高野侯、张叔驯等名家批识,封面由吴湖帆、沈尹默亲笔题签,殊为珍贵。

  成交价为32万元的《爨宝子碑》初拓“玉”字不损本,民国名将陈铭枢旧藏并题跋。陈氏曾藏有两部《爨宝子碑》,为刘毅夫先后所赠。后陈氏将其中一本转赠予笃爱此碑的李济深,《岭南书艺》第四期曾全部载入;另一陈氏自留之本即为此次上拍之本;两部拓本皆为初拓,剪裱本行格一致,拓工在伯仲之间,应出一人之手,可资参考。杨守敬旧藏秦泰山刻石廿九字本(《书道全集》出版);梁章巨、翁方纲、罗振玉、秦淦等名家递藏,査士标、程邃题跋晋唐小楷四种;阮元、罗继祖题跋兰亭序拓本等善本碑帖,杨岘、罗振玉旧藏魏孔羡碑明拓本,以及多部金石类刻本、稿本,值得关注。

  明刻中有嘉靖袁褧嘉趣堂刻《六家文选六十卷》,内有阮元、丁福保藏印。此书据宋广都裴氏刻本翻雕,开本宏阔,字体劲健典雅,宋讳也一如原本,书中牌记均被书贾撤去以充宋本,可知其雕印之精善,堪称明代家刻本之典范,从40万元起拍,一路攀升至92万元成交。

  本次秋拍中另一件备受关注的拍品,是非常稀见且带戳记和校改的吐蕃时期敦煌写经。这部经名为《大乘密严经卷上》,估价为60-80万元,经过数轮竞价,最终以161万元成交。首尾全,高25.5cm,全长771cm,卷轴装,共16纸,卷尾墨钤“净土寺藏经”长方木戳记,可知曾为敦煌净土寺所藏。据佛经研究专家方广锠先生2009年统计,钤有净土寺藏经印的敦煌遗书仅有17件。此经书写于西域土纸,乌丝栏,内有朱笔校改删补达十多处,且多有与通行本不同之处。

  此外,古籍善本专场中,有多件与杭州相关的拍品,也吸引了场内外藏家的目光。 呈现古代杭州西湖风情的清雍正十三年两浙盐驿道刻本《西湖志四十八卷》成交价为17万元;原为堵申甫旧藏,后经俞丹石、俞陛云、俞平伯递藏,1974年由俞平伯赠予谢国桢的民国癸亥(1923年)文澜阁四库全书补钞本,一如它栖息在碧峋的山石趣亭间的建筑,寄语着历代抄书写经的文人捕捉文津的妙处,以23万元为藏家所得。《竹间唫榭集》收录了杭州名宿、被赞为民国“一代词宗”的藏书家、文物鉴定家徐行恭先生在1918至1928年任职财政部期间所作一千零九十八首诗,此次在西泠秋拍亮相的一套完整雕版,共2箱120片,双面镌刻,字口爽利,隽美大方,内有作者的校笔和校勘记,37万元成交,得以传承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