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义盗墓案告破 80万倒卖误认为赝品遭退货

2012年9月17日 14:38 来源:东方早报 选稿:宋振喜

  徐谓礼敕黄(局部)

  南宋一位官员17卷的“干部档案”,在主人过世700多年后被盗墓者盗取;6年后,盗墓者为出手拍摄的一张照片被浙江武义县博物馆馆长发现,随后报案——早报记者昨天从武义县政府获悉,当地警方日前破获系列盗掘南宋、元等时期墓葬案,抓获17名涉嫌盗掘古墓葬、贩卖文物的嫌疑人,追回包括 “徐谓礼文书”在内的57件文物。

  经浙江省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徐谓礼文书”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专家介绍,之前只发现过两件宋代纸本文书,且均不是从墓葬获得,“徐谓礼文书”是“我国近代史学创立以来首次从墓葬中发现的宋代文书”。

  一张照片引出盗墓案

  2011年3月,当时的武义县博物馆馆长董三军从当地收藏人士手中获得1张照片,上面是一张纸质长卷的局部。董三军获悉:有人要出手。

  尔后,他将照片送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郑嘉励鉴别,郑嘉励指出,这是南宋文物,国内尚未发现过保存如此完整的此类文物,董三军即向武义警方报案。

  郑嘉励介绍,之所以凭照片就断定其为真品且“不可能伪造”。因为这是南宋普通官员的“工作档案”,形式、内容枯燥,一般人看不懂,也没有欣赏价值。在收藏品市场,诗词著作等文字作品容易得到认可,是伪造的热门,而徐谓礼在当时只是中下级官员,伪造他的文书,理论上没什么经济价值。而且,南宋的文书可查资料非常少,时代风格很难伪造;整个文书又有十几卷,要伪造信息量如此大的文书,可能性几乎为零。

  南宋官员的“干部档案复印件”

  据考证,徐谓礼生前曾被任命为“提举福建市舶兼知泉州”(相当于泉州市市长),且赴任前便在权知信州(相当于江西上饶市市长)任上过世,享年53岁,按品级只能算中下级官员。此次被追回的“徐谓礼文书”共17卷、5万字, “徐谓礼文书”的称呼是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包伟民、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郑嘉励所取。

  简单说, “徐谓礼文书” 就是徐渭礼入仕以来“从政履历”的“官方复印本”,由“录白告身”、“录白敕黄”、“录白印纸”3部分组成。

  南宋官制,确定官员身份的基本要素有二:标志官位级别的“阶官”、确定实际职位的“差遣”。南宋官员的“告身”即通称的“官告”,是“阶官”的“任命状”,由三省宰执等签署。官员“差遣”的任命则由尚书省签发,用黄色绫纸书写,以皇帝制敕名义签发,因此称“敕黄”。“印纸”,大体可理解为官员“考核表”。官员上任,由上级部门颁给印纸,任内考核内容,包括保状、荐状、任满交割、功过记录等都由相关部门记录在“印纸”上,作为考核依据。

  “录白”,则是因上交有关部门、官员本人存底等需要,抄录“告身”、“敕黄”、“印纸”的副本。宋代规定,须由合法的书铺抄录,书铺抄录后要在录白上加盖签章以示负责。有关部门经校对原件,可将“录白”视为官文书的有效副本。

  曾被认为是赝品遭退货

  据武义警方介绍,“徐谓礼文书”是2005年春天被嫌疑人王某等从武义东郊的龙王山上一处古墓(徐谓礼墓)中盗取的。王某在山上挖笋时,发现泥土中显露出石阶,当晚找了程某、杨某等前往该地点挖掘,发现1个规划整齐,缝隙处用三合土填补的石制古墓。除了“徐谓礼文书”,还从墓中盗取镇纸、砚台、私印等,之后被王某等5人分头保存。直到2011年,王某等认为风头已过,准备出手,镇纸、砚台、私印很快被售出,唯独“徐谓礼文书”无人问津。王某等知道17卷文书必须一起出手才值钱,便挑了其中最长的1卷拍照,开价80万元找买家。其间,曾有一名北京收藏者买下,可成交不久,买家左思右想觉得应是赝品,找到王某等要求退货。王某等退还了部分钱款,买家便扣下其中4卷。今年7月,这4卷文书被警方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