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钱炒作邮币狂涨暴跌 别对“90后”抱有期望

2012年9月3日 08:51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金叶 选稿:宋振喜

  《梅兰芳》小型张

  80版猴票

  暴涨暴跌的“荷花钞”

  我国第一枚生肖邮票——80版的8分猴票,现在的市场价已超万元、一张第三版人民币中的一角钱,身价已暴涨40万倍……相对于艺术品、古玩等高端收藏市场,一直以低姿态示人的集藏市场,近几年的狂飙突进可说是让圈外人瞠目结舌。然而,这个市场有无数可能,却也异常的风波诡谲——也许你手中的藏品今天还涨势甚猛,转眼就会面临被“腰斩”的命运,更或者你高价收入的“宝贝”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假货……今天,我们梳理一下货币、集邮市场中的几大突出现象,请广州的几位知名藏友与鉴定家,为身处其中的各位藏友指点迷津。

  现象篇

  货币:2元变80元 原是“炒”来的

  币商欧阳永生,眼见着一张看似普通的2元钱币是如何被暴炒起来、然后价格又遭遇“腰斩”的。

  它是第四套人民币里的80版2元纸币。1988年5月10日开始陆续发行,因为币值两元,实用性不是很大,于1996年初结束印刷,历时仅仅8年。

  在2009年之前,80版2元的价格一直在11元以下徘徊。可是2009年下半年,它的价格一路飙升到40元,并且势头仍然不减,2010年更是蹿到了80元。

  “我有个朋友,之前收了二十万张,票面价值四十万元。当时一下子变成了一千多万!” 邮品收藏家、天下宝贝城董事长冯家滨对记者回忆。

  众多藏家陆续跟进,80版2元却在此时开始掉头向下。一路下跌到今天的40元。

  “还是有水分。”资深藏家何继忠对记者表示,“钱币增值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它的稀缺性,而这恰恰是80版2元不具备的。中国人民银行在其流通之时就已宣布要将其停止发行,这使得它有机会被大量囤积。应元路上有一个币商,2007年曾经到汕头拉了一卡车的80版2元回来。据我所知,他在涨到6元多的时候就出货了。”

  80版2元的狂飙突进其实有人在背后“坐庄”。“庄家是个北京人,他手下很多马仔,分散在全国各地,散布大量虚假交易信息,造成了市场的追涨。十元下进货,几十元钱的时候出货,他们是这场闹剧的最大赢家。”何继忠说,

  当80版2元开始下跌,庄家成功抽身而退,却套牢了一堆盲目追涨的小藏家。”

  值得注意的是:买卖正在流通的人民币是违法的,不管其赢利空间如何。

  邮票:价格水分大 造假猫腻多

  记者探访了位于北京路的一家知名的收藏连锁机构,询问了两款藏品的价格,“80猴生肖全套”的报价是17000元,“文革全套”的报价是39.8万元。记者随后向资深藏家咨询获悉,事实上,如果记者“识货”的话,在邮票币交易中心,“80猴生肖全套” 13000元就可以拿到,而“文革全套”16万就能买到,品相也很好。

  除了价格的水分比较大之外,还有许多足以使初级藏家“上当”的招数。资深邮票藏家仇焯基告诉记者,电视、报纸,还有各种收藏店出售的收藏礼品中,“猫腻”是很多的。“比如,以‘清朝龙票’作为销售概念。一般人看到‘清朝’又看到‘龙票’,会觉得一定很值钱。其实清朝的龙票也分三六九等。一整套大龙值一两万;宽边大龙那得十几万一套,但如果是等级最低的蟠龙,几十块钱就能买到一枚了。而这些收藏礼品,恰恰会将最差的邮票收录进来蒙人。”

  与钱币市场相比,邮票市场也存在着水分,造假严重。邮票鉴定专家吴乃根曾经见过无数在邮票市场上吃了苦头的藏家。有的花1000多元买了整本全假的《奥运纪念特辑》、还有买到1万多块假《第一轮生肖纪念票》的。就在上个周,一个经营了十多年的商铺老板,在他眼皮底下花6000多元钱收了一张假猴票。

  纸币的情况则更糟糕。“第三套人民币全套的绝版,十套里面八套都是假的。”

  造假的手段也是越来越高明。何继忠曾经见过“剪纸版”的背绿水印,也见过许多洗干净之后再拼起来的纸币——“过不了几年就散架了,完全没有收藏价值。”他还见过用激光打掉冠号,进行再创作的……“我曾在市场上花20元钱买了一张假的枣红十(第三版人民币中的一角,现在价格已过万)去找深圳一个很厉害的收藏家看。他看了还特激动,愣是没有看出来是假的。”

  分析篇

  发行量过高 集藏市场虚火旺

  吴乃根认为,目前集藏市场起落如同“过山车”,是因为“虚火”太旺。而烧起这把虚火的,是邮票以及纪念币过于庞大的发行量。

  今年3月1日,中国澳门地区的中国银行发行了“中国银行百年纪念钞”,面值100澳门元(约合79元人民币)、单钞发行价150澳门元(约合人民币118元)的莲花钞。“当地居民每人限买两张。”短短一周时间,在内地的价格就被炒到了3500元人民币,涨幅达到30多倍。但很快又暴跌,现在的价格不到600元。在吴乃根看来,起起落落完全是场闹剧。“荷花钞”350万的发行量怎么可能支撑当初高昂的价格?

  何继忠清晰地记得邮市漫漫熊途的起始点:1997年,为了庆祝香港回归,邮政部门发行了邓小平金箔小型张。面值50元,溢价发行价是120元。也是排队,限购,一个人买两张。短短三天,邮票的价格就被炒到千元。邮政于是加大印刷力度。最终,邓小平小型张从市场上“吸”走了20个亿。邮市因此元气大伤。邓小平金箔小型张最终跌破了发行价,而中国邮市也从此走上萧条之路。

  发行量不“靠谱”,使得中国的新邮票成为“打折邮票”。“1998年的赈灾纪念邮票,当时有关部门预告的发行量是两千万,最终真实的发行量却多出一倍”。不仅不可能升值,最终还跌破发行价。

  “无序发行,并且还丧失了邮政通信功能。邮票的价值只会变得越来越小。”基于此原因,吴乃根并不看好目前正在发行的新版龙票的升值潜力。今年年初,面值仅为24元的大版龙票,刚一上市就喊到了160余元,此后的三个多月中一路飙升至400元。但考虑到它上亿的发行量,同时又基本没有被消耗的可能性,吴乃根认为,这样的邮票无论蹿到多高,最终都要回归真实的价值。

  对策篇

  货币:增值须建立在稀缺基础上

  何继忠告诉记者,辨别纸币的增值究竟是不是一场“幻觉”其实并不难,关键看它是否具有稀缺性。

  “第一套人民币和第二套人民币的稀缺性是不言而喻的。第一套人民币,据说现在全国只有四十多套,最高时价值可达六百万元。其中的‘币王’‘牧马’(面值相当于今天的1元),今天可以拍卖到两百多万元;第二套人民币中的‘币王’是‘大黑十’,由前苏联印制,印制时间很短,现在市场价二三十万元。第三套人民币看似历史不太久,但也有一些具有稀缺性的。比如一种‘背绿水印’一角,存世量只有几万张,现在单价5万元一张。”

  何继忠告诉记者,第四、第五套人民币的藏家们更注重所谓的“细节收藏”。比如玩“冠号”——从记录纸币发行序列的0~9位阿拉伯数字或字母中寻求独特性。“广州图书馆前几年曾经有个展览,展出了第五套人民币的一个大全套,从一元到一百元,每一张的号码都是八个八。有香港的商人要出500万元收;还有第四套人民币里的五角,有一种‘冠号’以GU打头,当年发行到新疆地区,现在存世量很少。曾经有人专门去当地收,一个多月才收到十几张流通过的,而它们现在一张的价格至少六七千元。”

  相形之下,何继忠就很不看好现在有些人对第五套人民币中1元“大叶兰”的“炒作”。和一般的“小叶兰”不同,这种1元的兰花水印叶子显得格外大一些。这被某些“炒家”赋予了独特和稀缺的意味。“批发价前段时间被炒到1.8元,有人一车一车地运回家囤积。但现连1.1元也卖不出去了。它还在流通中,而且还在不断发行,并不稀缺。只不过是被人炒作罢了!”

  邮票:别对“90后”抱有过高期望

  吴乃根曾经多次上书有关部门,建议控制邮票的发行量。在他看来,这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所在。“现在一年要发布25套邮票,发行量动辄就一两个亿。根本就是圈钱。每年的邮票都卖不出去。最后都去了造纸厂被销毁。有的邮票甚至会在暴炒概念退却之后打两三折。”

  所幸的是,邮市的前景也并非一片黯淡。资深邮票藏家仇焯基提醒记者注意:即便是在邮市虚火最旺的1997年,也有邮票表现得相当稳健,比如80版的猴票。

  80版的猴票是第一枚生肖邮票。计划发行量500万,经过历年的消耗,目前存世量估计不到80万。1997年,票面价值8分的价格已是1600元。现在的价格在1万到1.2万元之间浮动。

  “这一轮的其他生肖,最多也就几百块钱左右。到了排列末尾的羊,发行量已经涨到几千万,同样是十二生肖,它现在的价格不过1元多。”吴乃根说。

  “1990年前邮票的发行量是非常明确的。历经长期的消耗,目前存量固定。并且,1990年前的邮票也不像现在,一发行就遭遇囤积。它分散在千家万户的手里,很难被炒作。其价格稳步上升,是自然增值、价值回归的体现。” 所以,对于集藏爱好者来说, 收集1990年以前的稀缺邮票最稳妥。“比如《梅兰芳小型张》,当年的发行量是2万,现在一张15万;《全国山河一片红》,因为是错票,当年在广州仅售两个小时2600多枚后就被叫停。现在这张票面8分钱的邮票,价值120万元。”

  何继忠告诉记者,“90后”邮票倒也并非“一无是处”:“比如SARS纪念邮票和建行40周年纪念币。前者是发给全国护士的,后者是发给银行内部员工的。因为是到了特定人群的手中,避免了炒作的可能,经过历年的沉淀,价值得到稳步增长,前者突破了千元,后者的价格在2000到3000元之间。”

  但总的来说,吴乃根并不建议藏家对“90后”抱有过多价值上涨的预期。“纯粹抱着收藏的心态是可以的。但千万不要跟风炒作,否则就是被‘套’没商量了。”

  建议:收藏品市场

  应引入权威鉴定机构

  仇焯基认为,某种程度上说,不能怪收藏连锁店卖的藏品价格“虚高”:“就好像一碗面条,街边小店卖5元,五星级酒店卖50元。人家提供的就是那种包装和感觉。你愿意掏腰包,属于愿打愿挨。”如果藏家想买到性价比更高的“宝贝”,只能靠提高个人的鉴赏能力了。

  而作为收藏品交易中心的经营者,冯家滨觉得还可以提供另外一种可能。

  “现在集藏市场处于一个低潮期,这一方面和热钱的大量撤出有关;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市场上的种种乱象使得许多初出茅庐、经验不那么丰富的藏友们望而却步了。如果我们能够提供一个更安全、更透明的交易平台,或许会为现在相对沉寂的局面注入不少活力。”

  冯家滨向记者透露,在天下宝贝城的经营中,会引入权威的鉴定机构和鉴定专家,为藏友们进行免费的真假鉴定。如若藏品为假,宝贝城也会负责到底。相信可以为许多初级藏家的收藏之路,开拓出一条更加光明的通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