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岸英家书已找回:全城排查3000辆出租车[组图]

2012年8月30日 13:27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杨帆熊浩然张杰 选稿:宋振喜

  李师傅昨日深夜还工作在成都街头

  全城接力,毛岸英的这封书信终于回归

  全城接力,毛岸英的这封书信终于回归

  警方“完璧归赵”

  马太平为本报记者发来感谢信

  “毛岸英家书遗落出租车上”追踪报道

  本组报道 华西都市报记者 杨帆熊浩然张杰 见习记者荀超 摄影陈羽啸郝飞

  守信之约:

  “接到这个电话再也绷不住了,在车上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场,哭得所有人都沉默了很长时间。这几天太压抑、太难过了。”

  诚信之城:

  “我之前是马大哈,现在又是马太平了,呵呵。因为真是太平了。我相信成都市民,相信成都警察,我知道东西最后肯定会找到的。”

  失信

  1小时:

  7日9:07,家书遗落在出租车上,向西御河派出所报案。

  2小时:

  27日10:00,“中朝美术作品展”在四川科技馆揭幕,马太平短暂露脸,然后向人东派出所报案。

  6小时:

  华西都市报记者联系到马太平本人,他希望媒体帮忙一同寻找。

  8小时:

  华西都市报官方微博挂出“紧急寻物”通知,请知情者速与华西传媒呼叫中心96111联系。

  14小时:

  回到酒店的马太平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寻信没有进展。

  20小时:

  一宿只合眼了3小时的马太平早早起床继续想办法寻找。

  25小时:

  华西都市报记者接到线索,通过GPS定位发现疑似出租车。康福德高公司车主曹师傅表示全面配合调查。

  26小时:

  华西都市报记者和马太平、王鹏会合,一同赶往康福德高公司进行核实。

  27小时:

  王鹏仔细辨认车主曹师傅后发现不是他,最终抱憾而归。

  30小时:

  华西都市报记者随马太平一行来到交管局监控录像指挥中心调查取证,锁定一辆速腾出租车,但马太平依旧担心,眉头紧锁。

  40小时:

  从27日以来,寝食难安的马太平尽管疲惫不堪,却仍在为失信四处奔波。

  50小时:

  成都市公安局公交地铁分局追回毛岸英家书,马太平接到电话惊喜万分,连日来的阴霾一扫而散。

  “我连续两天都失眠,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际华春秋拍卖公司老总马太平对华西都市报记者长舒了一口气。当天上午,他接到了一个让他终生难忘的电话,“马先生,你丢的东西我们已经找到了!”

  昨日下午,在成都市公安局公交地铁分局桐梓林派出所,当他从警方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了毛岸英家书和两幅朝鲜画后,激动得哽咽。

  喜信

  那一刻,马太平车中痛哭

  从丢信到找信,马先生经历了整整50个小时的惊心动魄。丢信的第二天,恰好是马太平儿子的十周岁生日,“我希望我儿子的生日能够给我带来好运。”

  截止到昨日上午,在成都市出租车管理处,马太平同事王鹏通过照片寻找当日出租车司机。”整个成都,拥有速腾出租车的公司有二十几家,共有4000余辆速腾车。按每辆两个司机来算,王鹏大概要从8000多位司机照片中选出印象中的一位,“数量太多了,但能排查一个是一个。”王鹏说。

  昨日下午1时许,马太平接到本文开头那通电话:家书找到了!他再也绷不住了,在车上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场,哭得我们所有人都沉默了很长时间。他这几天太压抑、太难过了。来餐厅也是我硬拉马总来的,他已经三天没怎么吃饭了,每天也都睡不好。

  信约

  这之后,家书将继续参展

  昨晚,王鹏给华西都市报记者打来电话,“我们已经把这个好消息转告给陈玉英家人了,她们高兴得不得了,还特意感谢成都人民,还说早就知道家书最后肯定能够找到的,因为我们相信成都。”

  “如果真的找不到,那我就是罪人。我会亲自登门,向陈玉英老人道歉。”马太平自责道,“我知道在网上有很多网友骂我,说我是马大哈,丢了家书的确是我的疏忽。现在找到了,我高兴死了,非常感谢你们成都的警察,也要特别谢谢你们华西都市报,你们一直在尽心尽力地帮我们。我之前是马大哈,现在又是马太平了,呵呵,因为真是太平了。”

  47岁的马太平是山西人,现住在河北石家庄,一直做服装生意。五年前开了际华春秋拍卖公司,“我一直跟我的员工讲做事要坚持,现在因为我的疏忽出了事,我更要坚持,我相信成都市民,相信成都警察,我知道东西最后肯定会找到的。”马太平笑言,“我现在高兴坏了,成都人太厉害了。”

  毛岸英家书归还之后,市民能否近距离观赏?马太平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必须参加展览的,把毛岸英的亲笔信拿过来,就是要让成都的市民了解毛岸英,经过了这么大的波折,这封信就更应该拿出来让大家参观了!”

  信念

  这两天排查了3000辆出租车

  昨日,公交地铁分局根据马先生提供的时间和另一重要线索判定,搭载他的出租车是辆烧天然气的速腾,最后组织大量警力最终从22家出租车公司的3000辆车中找到了那辆出租。

  天网搜车锁定范围

  “接到报警后,我们立刻组织警力开始调查和寻找,但是确实难度很大。”昨日下午,公交地铁公安分局副局长田荣说。8月27日,在接到马太平等人的报警后,警方调取了天网监控,经过仔细甄别,终于在监控中发现了马太平上车镜头。

  “在9点02分的时候,马太平上了一辆速腾出租车,然后在9点04分的另一个天网摄像头中,再次拍到了这辆车。”民警说,“有一个细节就是,当事人乘坐的出租车起步价是8元,说明是烧天然气的。”全成都市一共有4000多辆速腾出租车,其中烧天然气的有3000多辆,为了找车,警方立刻着手对旗下拥有相关车型的22家出租车公司进行同步排查。终于,在昨天上午,这辆“全城寻找”的出租车浮出了水面。

  警方:就是个事件

  昨日下午,在桐梓林站派出所内,警方将毛岸英亲笔信和朝鲜书画归还给了马太平。晚上8点07分,记者接到警方短信表示:“毛岸英家书遗失今天已找回,性质上是一个事件,与违法犯罪无关,司机已回家了。”

  守信

  捡到不还也违法?法学教授:看定价

  昨晚11点多,华西都市报记者电话采访到中国政法大学法学教授洪道德。他分析:根据《刑法》第二百七十条规定,将他人的遗忘物或者埋藏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交出,会犯侵占罪。但首先,需要相关业务部门,对这个信件手稿进行定价。

  信使

  司机李某自述:我没上网看新闻

  昨日深夜10点20分,华西都市报记者几经辗转联系到了成都市汽车运输总公司出租汽车公司的司机李师傅。他说:“我还在上班,规费还没交呢。”

  以下是他对此事的自述——8月27日早上7点过我上班,在梨花街,我看到一男一女对我招手,我问他们去哪里,他们说去省经委,我说:“这么近,你们为什么不走路?”他们说:“我们主要是赶时间。”他们上车后,那男的一直打电话。到站后他们急急忙忙地下车离开,我一般都会主动给客人打票,但那次我还没来得及打票他们很快就走了,没有留意他们在后排忘了东西。

  这时,一个阿姨很快地坐上了我的车,她是去二环路。到了目的地后,她忽然说了一句:“你后排有个袋子。”我问她:“这不是你的吗?”阿姨说不是,我就寻思着这可能是之前那两位客人遗留下来的,于是就把袋子放在后挡风玻璃旁边。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把那袋子拿出来,发现里面是一本画册,还有两个红色信封,我也没有拆开看,想到失主也许会主动寻来,我就把袋子放进后排挡板。

  因为我们上班是24小时制,所以我一直开到第二天早上7点回家,我把袋子也拿回去了,然后直接甩到了沙发上。当时我老婆问我是什么东西,我说是客人忘在车上的画册,她还说:“你下次去公司的时候还是把它给交了吧。”我说:“好。”然后我就睡觉,睡醒后玩电脑,没上网看新闻,而是在电脑上唱卡拉OK,根本都不知道出了这样一个事情。

  今天早上我开车上班,跑到10点过的时候,公司给我来个电话让我回公司做一个调查。我当时还以为是关于克隆车的事情,开回去后才被问:“27日上午是否在梨花街载过客?客人是否留东西在我车上?”我说:“有啊,那口袋我放在家里了。”于是,警方就派人陪我回家去取,然后从家直接去公交地铁分局接受调查,当时都快到中午12点了。

  我是江苏徐州人,1974年出生的,祖籍安徽。我来成都七八年了,开出租车只有半年,但是捡到东西从来都要交,这次的确不知道这口袋里是这么重要的文物,如果知道我肯定第一时间就交给公司了。警察把情况向我问清楚了后说:“小伙子,我们看你挺老实的,你可以回家了。”

  信守

  一封扣人心弦的家书“牵动全城”的家书是毛岸英于1949年写给陈玉英的,陈玉英当年跟随杨开慧、毛岸英、毛岸青一起被国民党抓走。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被救出,毛岸英特意写信表示感谢。信一直保存在陈玉英的女儿孙燕手中。

  张爱玲手稿保存者:手稿保存要小心

  昨晚九点,华西都市报记者电话连线曾整理出版过周作人、张爱玲手稿的著名学者止庵,给找到的信一些建议。

  存信有特制条件

  丢失时是被夹在一本画册中,而且该画册还放在一个塑料袋里。止庵注意到这个细节,“一般像这种珍贵的手迹、原稿,很少有人拿着在外面跑。如果要拿出去,也应该放在特制的保险箱里。因为除了设置的温度、湿度,还有一个注意空气污染的问题。”

  陈玉英的外孙女孙晖曾说,这些信件的“所有人是我,他拿了有什么用?只会让这个文物一辈子都见不了光的。”止庵说:“的确是这样,因为丢失这些书信原稿,一旦报警后,如果再被公开买卖收藏,就是买赃卖赃。”

  丢信并非第一次

  止庵说,在人类历史上,珍贵文稿丢失事件不鲜见,“俄国作家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写完后交给出版社,被编辑丢在一辆马车上。好在编辑非常聪明地想到:如果悬赏金太高,会让捡到者更觉得这个东西珍贵,囤积居奇。于是,他就用很低的悬赏金,结果很快,这位马夫就带着手稿来还给他。”

  而另一位俄国作家,《日瓦戈医生》作者帕斯捷尔纳克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与茨维塔耶娃的通信,很大一部分,都被他弄丢了,至今未找到。

  真丢就损失大了

  昨日,四川省收藏家协会秘书长吴道明说:“如果毛岸英家书真的丢了,那堪称是无法估量的损失。”吴道明介绍,毛岸英的手迹几乎从未出现在国内的拍卖市场上,此外,成都众多收藏红色文物的藏家,也没有一个人收藏他的手迹或家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