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铭山:中国艺术拍卖公司应该关掉70%

2012年8月27日 11:13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徐佳和 选稿:宋振喜

  不可否认的是,拍卖业乱象也是文物部门一些新规出台的背景之一——当然,这些规定的不公平与流于形式则是另一回事。对于当前涌现出的众多拍卖公司,知名收藏家包铭山近日在接受《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专访时出语惊人:“中国的市场应该在这一段时间里面关掉70%的拍卖公司,剩下的30%再淘汰掉70%的拍品,这样才健康。”

  北京某艺术品春季拍卖现场

  不可否认的是,拍卖业乱象也是文物部门一些新规出台的背景之一——当然,这些规定的不公平与流于形式则是另一回事。

  对于艺术市场上涌现出的大大小小、良莠不齐的拍卖公司,知名收藏家包铭山日前在接受《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专访时出语惊人:“中国的市场应该在这一段时间里面关掉70%的拍卖公司,剩下的30%再淘汰掉70%的拍品,这样才健康。”

  包铭山言谈间流露出艺术家似的不遮掩,这位苏州人自上世纪90年代起便涉足收藏,是国内最早涉足拍卖圈的资深藏家之一,他还有个身份是新疆广汇集团广汇美术馆馆长。许多拍卖行里创下的高价,背后都与包铭山有关。2010年包铭山花费在艺术品收藏上的资金上亿元,在佳士得购得张大千的《侍女》以及傅抱石、林风眠、李可染等作品。在假画如此泛滥,“高价”背后的目的不为人知的艺术品拍卖场上,包铭山遵循自己的游戏规则,超过心理价位叫价就戛然而止,绝不会被疯狂的“肾上腺激素”左右。

  艺术评论:拍卖公司的免责条例让很多假画堂而皇之地上拍,买到假画,是拍卖公司的责任,还是应该怨买家自己没眼光?市场里大大小小的拍卖行,你一般会选择怎样的拍卖公司?

  包铭山:拍卖公司是中介机构,不应该负一个真伪的鉴定责任,这个世界上都一样。但中介平台要承担核实的责任,一旦取证到艺术品有真伪问题,拍卖公司就要负责。因为这是个中介平台,就像去中介买房子,你既然收了佣金,中介公司就要搞清楚这个房子的权属问题,不可能是别人的房子你拿来卖了吧。房子买了之后有什么问题与当初约定的不符,比如是不是有白蚂蚁啊,哪里漏水啊,问题发生之后中介机构是要负责任的。我们的拍卖公司确实是有问题。小拍公司有问题,就是涉足这个行当里面的人员“太专业”,他们就是干这个出身的,他们对这个行业里面的奇巧都懂,买家要去搞明白里面的东西需要花很多精力,而他们本身就是“做”这个东西的。

  我所知道的宝龙拍卖啊,都是行里人家,比买家内行。做平台的人应该是内行,但是他们不是学经济专业的,他们不会遵循透明公开公正的原则,他们本身就是“倒爷”,倒来卖去出身,现在买来卖去,他们对这个里面的窍门懂得实在太多。

  艺术评论:拍卖公司是不是也应该有个准入门槛?

  包铭山:我觉得我们的市场会有个过程,3年。中国的市场应该在这一段时间里面关掉70%的拍卖公司,剩下的30%再淘汰掉70%的拍品,这样才健康。英国老牌的苏富比、佳士得,资本主义两百多年历史,拍卖公司淘汰下来就那么两家,其他的小拍公司也有,但拍的都是专场。前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徐悲鸿油画《九方皋》,画我没亲眼见到,我的结论都是根据常理的推断。打比方来说,中国最有名的一幅画《富春山居图》如果拿出来拍,你说会放在哪里拍?绝不会在宝龙那个等级的拍卖行里面拍的。

  拍卖公司信誉不好,就会被历史无情淘汰,因为老是这样做下去,就没有人去,但是他们租着五星级的宾馆,展览出画册,都需要钱,这个成本,拍卖公司承受不起。比如宝龙这样的拍卖公司,他们请我的话,我就不去,他们这里有非常著名的假画,我更不能去。其实在2005年作调整的时候,拍卖公司已经关掉了很多。现在是房地产不行,股票不行,很多人没什么好玩的了,才去玩拍卖公司。看起来好像入市的门槛不高,但是这比一般的行业难在维持。现在好的拍卖公司苏富比佳士得,排场很大,拍卖会开设咖啡贵宾室,他们就是要和一般小拍公司拉开距离,建立起好的品牌。中国这样的品牌有十来家吧,南北之间,像朵云轩就这样生存下来了。

  艺术评论:一些高价作品的产生都有你的参与,你在拍卖场买东西时,有没有因为喜欢而一路追高?

  包铭山:去年,拍卖吴湖帆作品仿《富春山居图》,加佣金9980万元人民币,拍卖行的人说,包老师,你再举一次,我们上海画家也顶到一个亿——所有过亿的画都是我买的或者我参与创造出来的价格,所有的近现代。海派画家还没有过亿。最早的时候创天价,就是好多年前我跟毛毛(刘益谦),齐白石的作品《可惜无声》,叫到上一口是我,最后被刘益谦拿走。中国的市场,最尊重“下一口”,只有“下一口”才是创造纪录的人,没有“下一口”的话,这场拍卖就结束了。

  艺术评论:你对今年春拍发生的一些情况怎么看?

  包铭山:现在主要问题在收款,前年有人问过我,秋拍行情如何,我说,秋拍情况就要看春拍收款好不好,春拍收款不好,秋拍好不了。中国大陆收藏,都把艺术当成投资。艺术品是投资,这个本来没错,但是我们的投资有个特点,我们不肯用时间来换空间,我们穷了几十年,好不容易富起来了等不及。中国人很多人一辈子要用多少钱他不知道,但赚多少钱他不停地算。算完以后干什么用,他还是不知道。

  2010年至今,拍卖付全款的只有我和台湾的林百里。当然这也说明时代在进步。古代的藏品,秘不示人,子孙永保,不给人家看。古代的假画也多,如果买了假的不给人家看,放了三代人都不知道是假的,比如徐悲鸿的油画《九方皋》,若秘不示人,谁知道它是假的。中国清代之前收藏就是收藏,农耕社会,也没有投资这一说。现在好像投资和收藏放在一起,而且“投资”还放在前面,目的性质不一样,所以造就了很多故事。

  艺术评论:你的收藏为什么关注近现代作品?

  包铭山:现在正好是一个没有权威的时代。鉴定方面,没有权威。近现代画是一个特点,近现代画是在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个里程碑。因为中国从壁画、岩画开始到封建社会结束,层层相传的,一直是对传统的演变,脱离现实。明代的画家,画的却是唐代的题材,甚至是汉代的题材。到了近现代后,我们从农耕社会进入农商社会,到现在进入市场经济社会,就是一百年的风云变化,人文、社会结构等什么东西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只有这个时代才出了这么多东西,才出了那么多重大题材的历史题材的作品。

  一百年推翻了两千年的封建制度,变革出了新制度,新制度是不成熟的,经受不了历史的考验,比如北洋政府、民国政府都是不成熟的政府没有经过历史考验,所以长不了。现在的制度完全不一样,但又不像西方好坏也有两三百年的民主制度。我们现在的制度没有那么多历史。现在出不了大师,现在所谓的大师,住在所谓的豪宅、私家花园,养着几个小老婆,美食、美色,过上地主般的生活成为他们的追求。

  关于买画,我的观点是,要专。有人是什么都买,无论油画、国画,老画、新画,但“专家”前面总得有个表明领域的定语吧,什么都买的是什么专家呢?我只买十个人的画。买东西买得专,才能精。每个人的钱财有限,即使乾隆皇帝也不能买遍所有的宝贝。有的东西别人在收,我却根本收不了的,就不要去想。我也想收凡·高、莫奈,但怎么可能?这不是钱的问题,是知识不到位。

  艺术评论:进入拍卖场,都能感受到热火朝天的气氛,新进入拍场的买家抬高了价格,也热闹了气氛。

  包铭山:那是老板们的肾上腺素决定的,根本不是艺术品的价格决定的。这个和1980年代改革开放给卡拉OK厅的歌女争相送花环,是一个动机。现在的老板有钱了,拍场里他们想:“我是什么人啊,我能输给你?”老板下场买东西,通常是肾上腺素激励的。在拍卖场的气氛下,会热血沸腾,会激动。新入场的有钱人由肾上腺素决定购买的元素多一点,他看你们都买,凭什么我不能买。如果一张画没有人举,而你买了下来,会感觉到是不是买假了,没有人买,就信不过自己。看到很多人在举牌,你也会亢奋,但这个亢奋是生理现象造成的。我一年跑几十个拍卖会,肾上腺激素分泌得少,麻木了。这次我没买到弘一的书法,但是没买到有什么关系呢,如果买到了,东西在我手里,很高兴,没买到的话,钱还在我手里,我也很高兴。

  中国不缺钱,不缺老板,缺乏的是健全的经纪人制度,经纪人不道德,没有诚信。还有,艺术品普通人买不起。另外,六十年风水轮流转,当时,国民党撤离大陆时权贵手里的古董,经过击鼓传花的过程,在1960年代传到香港,当地出现一大批经纪人,把文物倒到美国,倒到日本,最后倒到中国大陆,大陆的倒爷接了棒之后再倒,最终还是到了现在的大陆权贵手里。当今社会的权贵还是把文化接过来了。这些东西的占有者,仍旧非富即贵。但是,这六十年,很多做生意的人在其中转来转去。对艺术品,做生意的人希望的就是赶紧卖掉,根本没想过收藏不收藏的事,也不希望留在手里。他们都是扮演了一个过程,就像唱戏一样,锣鼓敲起来,龙套跑起来,主角一出场,都听她唱,跑龙套的人是谁?谁也不知道。跑龙套的买到了也没有用,因为作品在这些人手里不是一个终极归宿。

  艺术评论:还有名人之后也参与到其中。

  包铭山:有人买了假画上了当,三十万买假画的人是傻,但是三百万买假画的人不一定傻,有可能就是新时代的阿Q精神,还有就是编排得很好的莎士比亚喜剧。中国的拍卖公司网眼编得太小了,大鱼小鱼一网打尽,小鱼更是逃不掉,网眼变得越来越小,这不是涸泽而渔吗?恨不得把大海的水抽干,但真的要把太平洋里的鱼都抓来了,鱼比人多,把鱼卖给谁啊?拿油画《九方皋》来说,九方皋伯乐相马的故事画成油画,若真的是徐悲鸿画,一定是皇皇巨制,,他国画就画了非常大的尺寸。所以,中国地方上有很多戏在上演,去看不去看都是我们的自由,你不去不就得了嘛?

  那些老画家的子女到60岁的时候,正赶上了中国的改革开放,但他们垂垂老矣,参加不了改革开放的洪流当中了,他们看到了当代画家的那些子女享福,心里便不舒服。他们要跑出来露面,做别的专家没人理睬,只能做自己家里人的专家,其实根本不可能,蒋碧薇生下徐伯阳后,徐伯阳有机会见过爸爸徐悲鸿画画吗?很多画家的家属都是这样。人生的终极目标是要往受人尊重的方向走,不能只是为了钱什么都放弃原则,随便盖章。

  艺术评论:你买过假画吗?你在拍卖行买艺术作品有没有一个标准?你说过只买十个人的作品,是为什么?

  包铭山:经验都是买假画买出来的,买到假画才刻骨铭心。我在朵云轩1990年代就买过假的张大千作品,但那时候东西便宜,十来万,上当还不至于要去跳楼。但凡买假画的,高价位的,其中都有猫腻,通常都是“贪”字引起的,凭什么漏要轮到我来捡呢?就是该买假货。所以不能相信故事,不能相信天上有馅饼掉下来,要老老实实的,讲个性价比。我心里有个价位,到了我就放了,我不会一路买下去。如果每一次你都买到底,你会留给人一个概念就是你就是肾上腺激素作用,不肯让人。那就意味着你明摆着是一个靶子,留给人打。

  我的收藏是从1900年到2000年一百年之间的画家吴昌硕,齐白石,张大千,李可染,徐悲鸿,潘天寿,傅抱石,黄宾虹,石鲁,林风眠。世界上最大尺寸和最小尺寸的傅抱石作品都在我手里。我是严格遵守游戏规则的。人家不买的时候我买。2007、2008年我就买上千万的东西,我买的是近现代作品,拍卖场里没有50个人,到了2010年,拍卖行里坐上千个人,坐也坐不下。

  艺术评论:伪作的大量流通跟市场投资趋向也有关系。

  包铭山:张大千和齐白石的特点在于都是画匠,没有受过正规训练,是民间画家,以画为生,谁给钱多就画得好一点,门口都贴着润格。张大千和齐白石一般是两万张画,湮没的流逝的,进博物馆的,去掉一万多张,在市面上流通的就四五千张,里面画得普通的,起码2000-3000张,但是假画一定有8万张,远远超过真画。也应该理解,书画也就别指望全真,如果全真就不好玩了,就没有专家了,买股票也一样,全能挣钱就没有股评专家了。这里面有很多学问。吴湖帆说过:“没有假画就不好玩了。”艺术投资没有错,做投资都没有错,问题是得有一个过程,哪怕种个菜也要有浇灌生长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