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普尔文物走私案牵涉数家顶级博物馆

2012年8月20日 11:23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于娜 选稿:实习生 郑荟洁

  

  纽约艺术品商藏三千万美元印度赃物。图片来源网络

  

  美国当地时间7月26日,纽约警方在曼哈顿缴获了一个藏有价值2000万美元艺术品赃物的窝点,多数为印度佛教石雕、青铜塑像以及赤土陶器雕塑,其中包括一件价值约350万美元的印度教湿婆神的雕像。

  走私文物来自印度

  “这些文物绝对让人叹为观止。”执法者在提及没收的数十尊雕塑和其他文物时说,一些文物上还存有污垢,其中许多是从寺庙的两侧被偷走的。

  如此数额巨大的走私文物来自于曼哈顿艺术品商人苏巴斯·钱德拉·卡普尔(Subhash Chandra Kapoor),更令人震惊的是,他曾向全世界的博物馆出售和捐献了数百件印度古董,其中涉及著名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波士顿美术馆等。

  现年63岁的卡普尔是一个出生于印度的艺术品商人,在麦迪逊大道经营一家画廊Art of the Past(现已停业)。此前在今年1月,美国国土安全局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官员突击检查了卡普尔在曼哈顿上东区的另外两处仓库。查获的古董文物总价值接近1000万美元,其中包括一尊5英尺高的佛头,重约1600磅。

  曼哈顿检察官办公室发布了对卡普尔的逮捕令,没收了他从家乡印度及其他国家的宗教场所盗窃走私的艺术品。

  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卡普尔就开始倒卖艺术品的勾当,逐渐成为国际非法买卖走私古董的核心人物,他曾因盗窃了泰米尔纳德邦寺庙中的珍贵神像而在印度被指控并关押。

  2005年卡普尔在印度金奈市的艺术经销商Sanjivi Asokan手下工作,他伙同Sanjivi Asokan盗窃了印度朱罗王朝时代价值连城的金属雕像。纽约警方在对卡普尔上东区的仓库查抄中,发现了三尊疑似从泰米尔纳德邦寺庙偷盗的朱罗王朝时代青铜雕像,被警方予以没收。此外,泰米尔纳德邦的警察声称卡普尔还曾走私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佛教珍宝及古董。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文物被盗后,很多都是卡普尔通过邮局再船运到香港,然后转运到其在纽约曼哈顿的仓库。卡普尔利用他在麦迪逊大道的画廊Art of the Past,以及名为Nimbus Import Export的进出口公司来为自己的走私活动打掩护。

  此外,卡普尔还涉嫌制造虚假文书以隐藏他的非法文物来源。经国际刑警组织批准,去年秋天,卡普尔旅游途经德国时被逮捕,7月14日被引渡到印度。

  卡普尔目前已经供出其前女友新加坡艺术品商人Paramaspry Punusamy,二人因为一批印度佛像分赃不均而分道扬镳。卡普尔这个不光彩的艺术品商人,策划了一系列盗窃文物行为,正面临印度当局的指控。

  大量走私文物流入博物馆

  而被卡普尔倒卖或捐赠到各大博物馆的走私文物该何去何从?美国政府于近日要求美国的艺术博物馆重新审查核实各自馆藏,尤其是卡普尔捐赠的印度艺术品来源。

  据专业追踪失窃古董的网站——追踪阿佛洛狄忒(Chasing Aphrodite)统计,至少230件艺术品经卡普尔流入全球各大知名博物馆,帕萨迪纳的诺顿西蒙博物馆(Norton Simon Museum)、波士顿美术馆(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和芝加哥艺术学院(Art Institute of Chicago)都名列其中。

  多项调查表明,有些机构从卡普尔手中获得的古董数量甚至超过12件。比如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共有81件,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有62件,托利多艺术博物馆44件,澳大利亚国家艺廊有21件。

  “很多在被盗窃名单中的作品仍旧在一些美术馆公开展出。”美国国土安全局发表媒体声明称。“国土安全局会尽全力追回这些以不正当手段流出的作品。”美国当局表示将寻找那些自1972年后从印度流入美国的古董。1972年,印度颁布法令禁止出口历史超过100年的古董。

  美国的各大美术馆都非常配合政府的这一要求。“当传出需要调查的消息后,博物馆的馆长指示我们的总策展人清点馆藏作品,以确定是否有与卡普尔相关的作品。清点仍在进行之中,因为作品有1.8万件之多。”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的发言人Tim Hallman对追踪阿佛洛狄网站说。

  波士顿美术馆在1995年向卡普尔的画廊Art of the Past购买了一本17世纪的插图手绘本,但他们仍旧没有和调查人员联系,其代表Karen Frascona解释说,“调查人员应该意识到这件作品是我们的馆藏,在我们的网站上登记了它的出处信息。我们并没有理由怀疑它是被掠夺来的,当然,我们将会配合任何要求的调查。”

  并非是非法交易

  但有美国媒体提出,撇开美术馆积极自愿的合作态度,需要注意的是,此前卡普尔已经在德国和印度当局接受了近一年的调查,而这些机构直到最近才开始清点有可能从他处获得的可疑艺术品。

  并不是所有的美术馆都认为自己会受到卡普尔的牵连。“我们只有一件馆藏与卡普尔有关,福瑞尔博物馆(Freer-Sackler)在1992年购得一条20世纪的印度项链,来源是卡普尔本人或者其经营的Art of the Past画廊。”一家博物馆的发言人Allison Peck告诉《纽约时报》。“幸运的是,我们这里既没有卡普尔的古董也没有他捐赠的雕塑。”

  大都会博物馆同样转移了对其馆藏问题的怀疑,声称卡普尔的大部分捐赠皆为纸上绘画作品。“这些作品恰好不是他们担心的类型。”发言人哈罗德·霍尔泽(Harold Holzer)告诉《时代周刊》。而从追踪阿佛洛狄忒网站的记录来看,大都会博物馆还是有一些当局感兴趣的作品,即那些缺少1972年之前的收藏人历史记录的作品。

  这次调查可能是流失艺术品命运转变的开始。文化遗产法律师Rick St. Hiliare认为,“这次针对卡普尔事件所引发的对于进出口政策的制度调查,不仅仅有助于美国和印度警方对于嫌疑大盗的追查,同时帮助政策制定者、犯罪学家和学者探索一条有效地探测、揭发、阻止、起诉未来有可能发生的文化遗产非法交易活动之路。”

  值得思考的是,St. Hilaire还警告说,卡普尔过去非法装运的有效面具,正是博物馆这种现代的、正当的艺术品进口政策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