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市场对女性艺术家态度冷漠

2012年3月16日 10:05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沙农·费罗 选稿:夏阳

Tanya Bonakdar画廊展位中陈列的萨拉·施的作品

  作者: 沙农·费罗

  去年十一月,路易斯·布尔茹瓦的作品《蜘蛛》(2003)在佳士得拍卖中以107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这是迄今为止女性艺术家的雕塑作品的最高价。纳塔利亚·宫查洛娃(Natalia Goncharova )仍然保持着所有女艺术家作品类型的最高记录,即是作品《花魅》(Les Fleurs,1912)在2008年6月伦敦佳士得拍出的1080万美元的高价。对那些现存的女艺术家,这个记录是660万美金(拍卖价)——这也直接导致了去年11月在苏富比发生的一幕,大家都牢牢扣住卡迪·诺兰(Cady Noland)在1989年的作品《Oozewald》。当然了,就在苏富比的同场拍卖中,克莱夫德·史地尔(Clyfford Still)的绘画仍是以6170万美金成交,而里希特的成交价则是2080万美金。(这一记录对于活着或逝去的男性艺术家来说,完全不足为道。)

  与此同时,二级市场里性别的差距也相当明显,而且在一级市场里所发生的一切很难解释。位居市场末端的最高价仍然男性艺术家,这一现象能有所改变吗?

  ARTINFO大致浏览了一下本周开始的纽约艺博会的亮点,发现了数个女性艺术家的个展。我们不禁在想,这是女艺术家们要开始争夺市场了?我们采访了五位市场玩家(他们全部都以某种方式投资过成功的女艺术家),并且发现关于女艺术家在市场里的份额的话题显然很复杂,通常它带来的问题比能回答的要多,兴许存在着一个酝酿中的转变——那些我们正在留意的艺术家其实早已经浮出水面了。

  玛丽·萨巴蒂诺(Mary Sabbatino),Galerie Lelong 副总裁

  萨巴蒂诺可谓是纽约艺术界的老资格了。她自1991年起任 Galerie Lelong副总裁,那时,男女艺术家在价格上可谓平分秋色。她告诉记者,20年前,“有的女艺术家就告诉过我,某些男性的收藏家就曾经直截了当的告诉她们,不会收藏她们的作品。”(大致说来,20年前似乎是我们开始讨论这一话题的一个关键时间点。)

  无论如何,现在的交易者已经注意到了这一变化。收藏家们不再因为性别问题继续对女性艺术家保持冷漠,反而是专门去关切这一现象。人们到Lelong来,点名就要女性艺术家的作品——有的是基于政治原因,而有的则可能是经济原因。萨巴蒂诺说:“女性艺术家似乎是市场中被低估的部分。而且由于些许原因被凸显出来。”

  在本周举行的美国艺术交易者联合会(Art Dealers Association of America)艺术展中,Galerie Lelong将专门的展示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展览名为“此地此刻”(Here First),其中包括了路易斯·布尔茹瓦 、凯特·谢菲尔德(Kate Shepherd)和凯特琳·雅思(Catherine Yass)。萨巴蒂诺这样告诉我们:“我们选择在ADAA展示女艺术家的作品和其他画廊的原因有所不同,过去几十年,我们所代理的男性艺术家和女性艺术家的数量其实是均等的,我们想要突出这些女艺术家的成就,也突出画廊代理作品的多样性。”

  即便是像赛巴蒂诺这样有着丰富的经验的交易者,也很难切实的指出市场上存在的不一致的点。“针对不同的购买群,就必须分别讨论个别的艺术家。但是这里总存在着差异。”

  关键是,一直在变动的文化。女性艺术家的价值要低于男性对手,这样的保守观点早已经不再适用。但是这只是改变这个市场的第一步。“市场运作同时存在着供需双方,而且是最基本的”,萨巴蒂诺指出,“当你一边必须创造出欲求,那另一边就很难去创造高价。”

  无论如何,当需求上升,价格也自然而然上去了——这似乎是考虑到美术馆、交易者和顶级收藏者等近期对女性艺术家的偏爱明显的提高。

  琳达·布鲁博格(Linda Blumberg),美国艺术交易者联合会执行总监

  当ARTINFO将关于女性艺术家在ADDA中的高出现率告诉其执行总监琳达·布鲁博格时,她十分惊讶,并强调这并非主办方有意识的影响。布鲁博格解释说:“我们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号召。但是我们相信大家对女性艺术家在美国当代艺术场景中的角色是有共识的——即便在当代艺术之前。”

  当然了,这一意识是布鲁博格的一种创造的积极的方式。在2010年十月,ADAA举行了一次名为“女性价值:市场中的女性艺术家”的论坛。她强调了交易者联合会在对待女性艺术家和男性艺术家在市场价格上的不一致,并且试图要更正。然而,她也发现了价格的层次的变化实际上非常的缓慢。

  宫文喏李·祖谢尔(Gwenolee Zürcher), 祖谢尔联合持有人; 祖谢尔迷你艺术博览沙龙,组织者

  祖谢尔沙龙的第二个版本——一个迷你艺术博览会——在军械库艺术周开幕, 祖谢尔在她的画廊组织了一场纽约分支,其中包括了7名女性艺术家,包括波利·阿普菲尔鲍姆(Polly Apfelbaum),普世帕玛拉·N(Pushpamala N。)和法兰思洁·克拉尔斯(Fransje Killaars)等等——来自纽约、巴黎、阿姆斯特丹等地的7家国际画廊携着这7名女艺术家来参加。祖谢尔认为她的关注并非是女性主义的,她只是认为在艺术界,女性需要更多的关注。

  祖谢尔说,“此刻,今天,有着很多很好的女性艺术家。她们已经获得了很多的关注,但是显然她们值得更多的注目。”她也指出了许多布鲁博格和萨巴蒂诺也指出的问题:“在有女性艺术家参与的文化和市场中存在着一个显著的转向,但是这个缓慢过程充满了痛楚。”

  扎克·佛尔(Zach Feuer),扎克·佛尔画廊拥有人

  因为佛尔正忙着参加本周的军械库艺术展的准备工作,ARTINFO与佛尔的对话十分的简短。和他的交谈与之前采访的艺术界玩家完全相反,他并不接受我们提问的前提。他在20岁出头就开了这家画廊,那时是2000年,这名年轻但是富有经验的交易者却将此次呈现放在达纳·舒茨(Dana Schutz),她的作品现在只有六尊雕塑(现在她由Friedrich Petzel画廊代理,拍卖的记录是288,000美金)。这些年,由佛尔代理的艺术家中有百分之七十都是女性。佛尔说,性别并不是在他的画廊中为艺术家定价的因素,也不可能是。

  佛尔告诉ARTINFO:“我的画廊所代理的最高价的艺术家和最低价的艺术家都是女性??其实这并不是我的客户的问题或者其他什么原因——我们已经有了一些客户,他们只购买女性艺术家的作品,但是大多数人其实并不在意性别问题。”然后访谈就到此为止了。

  萨拉·施(Sarah Sze ),艺术家、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学院教授

  作为一名艺术家,在此讨论萨拉·施的作品并没有任何的歧视问题。萨拉·施最近被任命为2013年威尼斯双年展的美国馆艺术家,她的作品在古根海姆和MoMA都能找到,施还担任麦克阿瑟委员会的成员。但是她的个人成就并没有将她置于艺术界的男女艺术家价格差异之外。

  “我认为这个情况已经改变了很多,但很重要的是,需要意识到这只是最近的变化,而实际情况是任重而道远。”施解释道,这个领域依然很不平稳,但是相比20年前,产生的差别却非常的微小。她特别的指出,在美术馆收藏中的不平衡,甚至美术学院和美术馆里的领导职位等都呈现这一状况,所以就产生了这一不言而喻的情况。

  施毫不犹豫的指出,“在九十年代早期,这个话题被广泛的进行了讨论,并且产生了百分之百的反击。但是我认为这是一个过去的失策。”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