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品市场:浮筹洗尽始成长

2012年2月7日 16:55 来源:和讯网 作者:崔吕萍 选稿:夏阳

  再盛大的焰火也有熄灭的时候,何况这焰火正遭遇急风暴雨。刚刚过去的2011年,中国艺术品交易市场在众人瞩目的状态下一路走来,并未交出完美靓丽的成绩单。根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发布的数据,2011年,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北京瀚海、北京匡时、西泠印社、中贸圣佳、上海朵云轩、北京诚轩、北京荣宝、北京华辰等10家有代表性的拍卖公司春秋两季共举办451个专场拍卖,成交56998件(套),成交率75.15%,成交额372.08亿元,与2010年的257.37亿元相比增长44.57%,较2010年的180%增速急速回落。

  有人将这种回调归咎于全球性经济危机、资金链脆弱和投资意愿下降。但笔者还清晰记得,在2010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艺术品市场后,众多业内人士认定即便全球性金融危机不断加深,艺术品市场也将以其资源稀缺性和不可复制性而备受资金追捧。伴随着人民生活水平、文化修养的逐步提高,艺术品市场中的新资金、新面孔会越来越多,人财两旺,2011年的艺术品市场没有调整的理由。

  当然,在2011年的拍卖场上,由天价迭出带来的惊喜不断。2011年中国嘉德春季拍卖,齐白石《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以4.255亿元成交,创中国近现代书画世界纪录,远远高于2010年徐悲鸿《巴人汲水图》以1.71亿元创下的近现代书画世界纪录;在保利春拍上,王蒙《稚川移居图》以4.025亿元成交,成为目前成交价最高的古代绘画作品;同样是保利春拍,吴冠中《狮子林》以1.15亿元成交,创造中国现当代艺术拍卖新纪录。

  但成交量最终还是下来了。虽然这里不排除私下交易泛滥冲淡了正规交易体系的数据统计,更无法回避一些不成熟的买家一时冲动在拍场上频频举牌,竞价成功后又拒绝付款的情况。可冷静思考,这些因素在以往的年份中、特别是创造峰值的2010年也同样存在,而剔除这些因素后,一个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事实落到眼前——热钱可能已经撤了。

  为什么这样说?就在艺术品交易到达峰值时,很多圈内人当时却仍不认为这一市场存在崩盘的可能性,原因是圈子并不大,且都是“熟人”在玩,财物流动性、买卖双方的信誉程度都是固定的。如今的情况则大不相同。有位拍卖师在主持2011年某场重量级春拍时就发现,台下坐着举牌的买家,有多一半是陌生面孔,新人夹杂着热钱一起涌入,让原本习惯“慢生活”的艺术品市场不得不加快新陈代谢。

  但艺术品市场努力提升的资金流动性仍与热钱快进快出、见利就走的习性相去甚远。信了艺术品市场造富传说的热钱,终于耐不住寂寞,渐渐撤退了。留下来的除了众多追涨杀跌的投资投机主义者,还有应运而生的寄生行业。

  值得庆幸的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并不会因热钱退潮而伤筋动骨,接近45%的成交量增速预示着行业仍在快速成长。而洗尽浮筹的中国艺术品市场也再一次站在了新的坐标之上。

  “这个市场不缺钱,缺的是诚信体系。”对于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发展脉络,一位坐看其沉浮的业内人士这样说。的确,当艺术品这一文化产品的传承作用一步步被投机所覆盖,当一幅书法被分成若干份额来炒作,当花50元就能够买到一家权威鉴定机构的红漆大印,当鉴宝、砸宝等形式的电视节目只为捧红电视台自身收视率,当拍卖公司不断以制造“天价”迎合参与者的感官刺激,这个市场已经亮起了诚信危机的红灯,这种诚信体系的建立必须也只能依赖市场完成。

  进入调整期的艺术品市场,应该抱有怎样的心态?圈内很多人不喜欢用“买卖”来形容艺术品交易,他们愿意说收藏,习惯用“交换”来描述艺术品的流通过程。但众多热钱冲击了这一平和的收藏氛围。下一步,艺术品或将回归朴素的收藏之路。这种回归并非倒退,相反,这恰恰是市场在历经起落之后的科学选择。中国艺术品市场也不应是一坛“回首相看已化灰”的盛大焰火。由古至今,多少新兴文化经历岁月涤荡后变为传统文化,众多传统文化支撑起了几千年的中华文明,从这个角度看,艺术品市场更像是一盏长明灯,默默而不息地为文化前行提供着动力。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