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盗墓贼不怕刑警队 公安部督办文物大案搁浅7年

2011年7月13日 09:27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晓明 选稿:实习生 王昕晨

  

  

  6月29日,《洛阳盗墓风云晨报调查》报道,揭露洛阳的盗墓现状及地下文物流通链。

  

  张太学

  东方网7月13日消息:据《新闻晨报》报道:当古都洛阳遭遇疯狂盗墓,一场场涤荡文明的悲剧无可避免。6月29日,晨报A12版-A13版强势推出《洛阳盗墓风云晨报调查》报道,洛阳的盗墓现状令人触目惊心:古都洛阳在近乎“全民盗墓”的疯狂盗掘下,早已千疮百孔,十墓九空。同时,在洛阳盗墓市场上已形成了一个由“散户、支锅、大佬、老广”等角色形成的地下文物流通链条,成百上千的珍贵文物通过这个链条流向海外。

  但经记者深入调查后发现,在盗墓成疯的现状下,更为可怕的是,盗墓在当地几乎处于失控状态,相关监管部门基本采取“无为而治”的态度,这究竟是一场怎样的盗墓谜局?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内幕?

  古都洛阳,如此泛滥猖獗的盗墓行为,如此明目张胆的盗掘团伙,如此高调行事的江湖大佬,公安部门为何不作为?

  晨报记者调查发现,此前洛阳打击盗墓的力度,不可谓不严厉,“二王”盗墓集团也被打垮,但随着一起公安部督办的文物大案的搁浅,成为了整个事件的转折点。“大案之后,整个打击盗墓犯罪完全失控。”洛阳市公安局一名资深刑侦领导向记者透露。与此同时,“警察斗不过盗墓贼”的传言开始在洛阳民间流传。

  这究竟是一起怎样的督办大案?其中又隐藏着怎样的内幕?为何会对洛阳警界造成如此大的影响?

  ■2002年12月10日

  部督大案局长亲挂帅

  时间退回到2002年11月,一封署名“一名爱国的文物爱好者”的举报信寄到了国家公安部。信中反映了洛阳走私文物猖獗,矛头直指宋氏兄弟为掌管洛阳文物走私的大哥大。时任公安部副部长的白景富当即作出批示,要求“组织专门力量,尽快一网打尽。”同年12月10日,公安部责令河南、广东两省公安部门彻底斩断“河南-广州-香港”的文物走私通道,“12·10”专案组由此得名,时任洛阳市公安局局长的张太学亲自“挂帅”,为专案组具体负责人。

  张太学接手该案后,安排刑侦支队侦办该案,并抽调市局刑侦骨干参与此案,同时要求各县公安局一、二把手积极配合案件的侦破,一切行动均在严格保密的状态下进行,不想队伍内部出了“内鬼”,有人向宋氏兄弟泄密,抓捕行动被迫提前展开,2003年1月13日,洛阳警方实施了第一次抓捕行动,结果宋氏两兄弟及手下部分骨干全部逃脱。半个月后,宋老三才被抓捕归案,宋老大却依然潜逃。

  专案组后来查实,宋氏兄弟在闻风逃跑时,其同车逃犯竟与公安局缉私大队队长曲某频繁通话。此前,宋氏兄弟还多次与曲某一同出境。

  2003年8月,该案被列为公安部挂牌督办大案。

  ■2004年4月

  专案组被“专案”

  正当案件调查不断深入,专案组发现了宋氏兄弟背后“保护伞”的线索,准备进一步调查之时,一场意想不到的变故发生了。

  2004年3月,被专案组抓获的蔡武堂为立功赎罪,指名要求单独面见张太学。当年4月16日,张太学带领办案人员提审了蔡武堂。专案组调查资料显示,蔡武堂揭发了其长期同河南省纪委某位官员有着不正常经济关系。

  就在张太学面见蔡武堂之后的第三天,大变突至。

  河南省纪委的调查组进驻洛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突袭“小金库”调查。“12·10”专案组主要办案民警、刑侦支队党委委员张建岳和政委王宗文被“双规”,公安局副局长、刑侦支队支队长李小选和刑警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尤益民被叫走谈话。

  情急之下,副局长李小选赶在被“双规”之前,跑到北京,躲在公安部大院内的招待所内紧急打印出一份“汇报材料”,说明“小金库”的问题;张建岳也从被“双规”的宾馆出走,赶到北京与李小选会合,力图证明自身的“清白”。但局势已经无法挽回。

  ■2004年5月起

  洛阳警方大规模人事调整

  那么“小金库”调查结论呢?记者调查发现,从几名被“双规”的办案民警的遭遇来看,“小金库”的问题似乎并没有那么严重。

  “我被省纪委的人问话时,他们基本就没提‘小金库’问题,反而一直逼问我专案组的工作情况。”张建岳告诉记者,被“双规”期间,他曾经受过三天三夜不让吃喝的待遇。另外几名被调查的民警,像专案组内勤尤益民,根本就与“小金库”无关。“后来我们都明白了,表面是查‘小金库’,实际针对的是我们这些办案的人。”

  而事实上,最后的认定结果的确证明了专案组成员的清白。据调查认定材料显示:“小金库”系因警方办案经费紧张,经向洛阳市相关主要领导汇报后设立,属于“体制遗留问题”。该账户收支明细管理规范,警察个人在经费使用上均未出现违规,所有费用都开销在办案上。当事民警没有一人被查出“个人问题”。

  虽然恢复了清白,但是事态已经不可避免地向另一个方向发展。自2004年5月起,洛阳市警方疾风骤雨式的人事调整开始展开。时任洛阳市公安局局长的张太学被调任河南省人民防空办公室副主任;副局长李小选脱下了警服,调至政法委;专案具体负责人张建岳被调任洛阳市高新区公安分局任副局长;尤益民调入巡警支队任副队长。此外,其他专案组骨干成员也在很短的时间内被相继调离,专案组主要成员全部离开了刑侦岗位,部督大案就此搁浅。

  ■2004年7月至今

  警方对盗墓不再主动出击

  “12·10”专案组“被解散”之后,洛阳打击文物犯罪发生转折,渐渐失控。

  2004年7月,焦作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宋彦庆(宋氏兄弟,老三)涉嫌倒卖文物罪及非法拘禁罪,宋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收监两个月后,宋彦庆就被保外就医。其他被抓获的犯罪团伙成员也分别被判刑,2006年之后,汤建强等宋氏团伙的骨干力量陆续出狱。

  记者了解到,宋老三出来后,还特意到市内的几个文物交易市场转了一圈,圈内人士无不叹服,“人家就是牛气,连公安局长都奈何不了”。

  洛阳市公安局一名现职刑警向记者坦言,“12·10”大案的搁浅,确实给公安局办案人员心理造成了压力,对盗墓这块基本上不会主动出击了。遇到有相关线索时,也都是“转领导阅”,领导也只是“阅一阅”就过了。“没人愿意花力气去办文物案,大家心里都清楚,保身要紧。”

  洛阳基层一派出所所长告诉记者,辖区内民警的主要力量放在“两抢一盗”上,这个是主要的考核指标。至于盗墓,没人愿意主动去查。就算遇到报案,民警也是应付差事,到现场勘查一下,做个笔录就差不多了,不会深查。

  “12·10”案专案组核心人物现状

  有人不甘心,有人不愿提

  “我从来就没后悔,现在也不后悔。”“第一次抓捕行动遭泄密,一个头子都没抓到,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个人大哭了一场。”“没有办好这个案子,我很惭愧。”

  ——原洛阳市公安局局长张太学

  ■当年的公安局长

  “张青天”感叹“不甘心”

  当年被从火线调走的洛阳市公安局局长张太学,如今仍在河南省人防办担任副主任一职。谈起当年事,他称“不后悔”,但也“不甘心”。“我的专长是破案,不是管人防。”他告诉记者。

  确实,张太学一直是河南警界的传奇人物,以“打黑除恶”闻名,1982年从警,1986年就当上太康县公安局局长,是全国最年轻的县级公安局长。

  之后,张太学调任商丘市任公安局长,任上,他促成将雇凶杀人的市委书记之子枪决,并把自己两名亲戚送进监狱,开始被人称为“张青天”。2001年7月,张太学调任洛阳市公安局任局长。“当时组织上称这里的班子不是很团结,做事不是很主动,所以调我来啃这块‘硬骨头’。”洛阳任职一年多后,张太学遭遇了“12·10”大案。

  “我从来就没后悔,现在也不后悔。”张太学说,当时他义无反顾地办这个案子,但是结局却让他没有想到。“第一次抓捕行动遭泄密,一个头子都没抓到,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个人大哭了一场。”在张太学的从警生涯里,还没有遭遇这样的挫败,而往后的发展,更让他意想不到,甚至让他脱掉了心爱的警服。“我是2004年5月27日晚上8点半离开公安工作的。”至今张太学对离开的时间记得清清楚楚。

  谈到动情处,张太学真情流露,“没有办好这个案子,我很惭愧。”同时,他又觉得“不甘心”,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他还为专案组的同志感到惋惜和内疚,“都是业务骨干,就这样荒废了,我很内疚,没有能力保护好他们。”

  ■专案组成员

  被遗忘在“新岗位”上的群体

  当年受“小金库”事件波及,被迫离开刑侦岗位的专案组成员,如今又是何等境遇?

  当年的副局长、刑侦支队支队长李小选,自被调任政法委任副调研员后,湮没无闻。

  李小选的办公室在政法委一间很小的房子,没人管他是否来上班。但他依然会日复一日去上班,尽管没有任何事情可做。他说早就看穿,现实让他感到无力。

  当年的案件具体负责人张建岳尝过“双规”的滋味,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可怕”,此后他被从市局刑侦支队调到洛阳市高新区公安分局任副局长,后又被调任洛阳市公安局监所管理支队的副支队长至今,谈到与宋氏兄弟的斗法,他直言“心死了”、“认输了”。

  刑警支队一大队原副大队长尤益民被调到了巡警支队,不办案,负责巡逻。关于当年情况已经不想多说。

  当年的办案民警王建国时任刑警支队下面的中队长,是办案骨干。办案时,王建国刚刚三十出头,正是风华正茂时,而今刚过不惑之年的他已经两鬓斑白,意志消沉。变故中,他被从刑侦支队调到了下面的一个警犬队当民警,一呆就是7年。

  这些人,就像是一片灰尘,被人遗忘在黑暗的角落;这些年来,再没接手过办案,也没有任何升迁,散落在各自的“新岗位”上。

  ■大案卷宗

  要交钱省厅才肯保管

  警方的积弱无力,使得在洛阳坊间,“盗墓贼之歌”开始流传,“洛阳盗墓贼,不怕刑警队”的唱词让洛阳刑警蒙羞。

  晨报记者从当年的专案组民警处了解到,专案组被打散后,案件再也没有继续侦办。留下的侦察卷,洛阳的民警谁都不愿保管,最后经市局领导和省厅领导多次协商,市局拿上案卷加上80万元“保管费”,才将卷宗交到省厅刑侦总队。

  卷宗交到省厅后,也没了后续。记者了解到,“12·10”大案也是河南省唯一一起公安部督办的未破案件。“每年公安部都会考核,每年都是该案未破。”当年的专案组民警想不通,为何相关部门宁愿每年被扣分,也不愿下力气破获此案。“难道真的是警察斗不过盗墓贼?!”

一键转发